8.7.06

Let's Try Talking Cure

備課2 天,早晨6 時起來繼續,完成了筆記,9 時多才發覺先前3 堂的筆記影印留了在上水的穴居,想到之前沒有來上課的同學,始終還有寄望,又奔回上水,12 時到旺角,坐在餐室裡吃魚餃雲吞麵,三粒魚餃未熟。

替愛人往朋友家拿寄存的行李,她才剛從上班的地方逃出來,乘機鐵往機場,我們還以為在搭乘 Euro Star,到了機場和先後到達的團員坐在看板前的坐位中,隔鄰的一位仁兄在檢查脚板上穿新皮鞋導致的結蠶....... 領隊本人遲到,是愛人上機前也沒趕及好好吃一頓飯的重要原因,甩著一抱,她就走了,我就得往外逃,免得和另一位來送別的閒人無語同途......

三時許,本人在車費最平、路線曲折的機場巴士上睡著了,來到叫做「太子」Prince Edward 的地方,想到應承了關心重建户的朋友要影一些相,行返深水埗,在麥奴的厠所拉不出屎,走著,在日頭下,我城的後欄裡,馬路和馬路中間是樓,樓和樓的縫中間有街,街上有店,店和店之間出出入入的叫做,人,或貨...... 卻又只能躲進賣垃圾食物的餐室,其實不想吃,但是累,街上沒一處可以停留的地方,而食客不是講足球就是fing頭丸的藥力,侍應摸著那部3000幾蚊的Nokia 發夢,套上,又拿出來,又擦一擦屏幕,又套上。

期間,一位老太太在勞叼電話另一邊的人,又攞錢,早幾日撐你,以為你兩個無錢周轉,攞咁多,原來又拿去賭,依家知道,原來又輸波,攞晒D錢去賭,撐你,以為你兩個,我仲有咩責任?填吾返,仲輸多D...... 深水埗,行行行,頂吾順,搭地鐵,在盯著前面的少女,像那個可愛系走出來的,未成年就成熟著性吸引的少女,好長的脚,眼睛溜著不知在看甚麼,一直在聽洋婦和學著洋文的少年,高談。

6時,在旺角印好今堂的筆記和選讀,有R.D. Laing 和羅永生的文章,我只是想坐下來,喝水,抽菸,而旺角,零售業當道,要避開Sell屎和經紀的話,街上沒一處可以停留的地方,去了IN時點涼冷氣,看穿西服的大男孩在看玩具,聽穿西服的大男孩在談玩具,除了人形玩偶,就是槍,要是女生,就是衣著。終於,6:40分再度投降,又走了到餐室,喝第四杯凍鴦小甜,聽下班的男人講足球、看下班的辦公室男郎一伙兒講是非,呼喝侍應,攞隻义黎,吾該!攞張紙巾黎,吾該前吾該後!「該」字拖得好長好響...... 終於,電視新聞播完了,晚上七時,到了上課的地點,應該開門的人又一次遲到,留下便條,就和摸門釘的兩位同學,走回街上,而街上沒一處可以停留的地方,坐在廟街頭的公園地上...... 7:30分,開門的人又發覺一個月前著其準備的VHS機___沒___有___駁___好___,而且,我今晨準備好的圖檔,一如以前三堂燒錄在光碟上,我一個月前著他準備的、幾堂下來一直用著的手提電腦___也___沒___有___帶___來___。

嘿!我今晨還發了個電郵給他,著他提醒同學準時到呵,今晚放的戲比較長,而且我也想給前三堂來個小結唷------ 我屌,興撚到------ 還強裝著親切的、不打緊的笑容唷...... 算吧!成8 點,課程上半部的小結,Fast Forward了過去,終於開始放戲,是Casavettes的 "A Woman Under the Influence",全班,得三個人,又嫌部戲長可吾可以選精粹來放------ 我屌,可吾可以吾撚要你個人,淨係要你的錢?------ 遲開始就遲放完,物理使然,又嫌夜,早走兩個的其中一個看著螢幕上的Genea Rowlands 說:「Chee 線!」,戲未看完一半,已下了結論…… 那句「Chee 線!」在我的心上留下刮痕...... 10:40戲放完,我和剩下的一位同學互望著,他著我講下套戲,我說:「有乜撚野好講,走啦!」。負責開門的人也瞓醒了。

我疴完尿就和這位同學走了。 往擺滿大頭洋娃娃和聖誕裝飾的唐樓咖啡室吃了一客海鮮波菜麵,死盯著少女的肌膚,鄰桌的她們在談著有左BB 的「潛意識反應」。

天啊!



04:01

16 Comments:

Blogger Emo.Ed said...

無奈

9/7/06  
Blogger 蘇娣 said...

Humrade!

guess what? im now in an internet cafe with Yuen Chai, Mok Chiu Yu and Ah Man...just what to give you a big big HUG! and wish you doing well..forget those "Mau Lei" la!!!!!!!!!!


J

9/7/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千里遙遙來個擁抱,真係好冧!我都黎個寬頻飛吻!

不過無謂在internet cafe 泡咁多喇,出去走走,亂咁影相都好丫。

此邊廂,無賴一個接一個的出現,變形增生,愈來愈竊線耶。

10/7/06  
Anonymous 方凱琳 said...

唔知點解,我會諗起杜琪峰電影同老夫子漫畫嘅禍不單行。

10/7/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老夫子漫畫!果隻真係灰到爆,作者好似覺得主角是愈倒霉、看官愈是看得High!

不過今日運程止跌,突然有朋友彈來一份翻譯的 job,睇怕唔會咁快餓食住!

10/7/06  
Anonymous 匿名 said...

畢業展覽

老師!!!!
記得hifi我嗎?

我要畢業啦...
有時間來看看~
我的畢業展覽

正形設計畢業展 06
chingying design show 06
7月14日-7月17日 10:00am-8:00pm
香港大會堂展覽廳(中環地鐵站某出口)

7月14日(五) (唔好黎,因為唔得閒理你地;要場地設定及要評審)
7月15日(六)(全日可以黎,下午3點有開幕禮。)
7月16日(日)(隨便參觀)
7月17日(一)(6點開始我地會收拾場地,展覽至6時完場。)

有時間就黎啦~


希望你找到我啦老師~我張卡片整到學生証咁~
我的名字是吳志雄~
這是後輩我向你的誠意邀請~因為你的文筆~
還記得cream時的....
希望你一定要來~到時係本簿到留下名字~

10/7/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喂,我記得你,send埋D 無頭無尾email 嚟嗰個丫嘛,但係我幾時做過你老師呀?咪亂嗌,嗌老晒。

畢業咪好囉,唔使困響學校,"溶入"社會啦!揾工未?

仲有,賣廣告還賣廣告,回應下個post先得假。

10/7/06  
Anonymous B 區 said...

八一八︰翻譯些甚麼?

11/7/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b 區,你都真係好八喎。中文翻譯英文,英文翻譯中文囉。

11/7/06  
Anonymous Terry said...

hi第一次留言,雖然己看了你的blog一段日子
我見過你的,但相信你不記得我。(wakakaka)

Talking cure..我覺得其實寫blog寫diary做緊既好多時都係呢樣野。

想問你好耐,請問邊個係M.B.?

11/7/06  
Anonymous hifi said...

老師即是對前輩的稱呼~
老師你的口吻做咩粗左咁多?

11/7/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terry,

謝謝你的留言和一直有看本blog,請考慮一下捐錢,5蚊美金,透過右邊按Paypal button以信用咭過數。又或者有啥文字、照相的工作找找我。在經濟掛帥的社會裡,如果太窮,會想死、或者想人死...... 你在甚麼場合見過我呢?我會認出你嗎?你是不是那個突然拿出一本白瓷嚇到我臉紅的青年人?

hifi,

諗住同你講下笑啫,勿介意,家下我的口吻有否幼細返些少呢?
可能我懶係認老,畢左業,初出茅蘆,要小心周圍的人,尤其果D 「好欣賞」你年青、理想的中年人!

11/7/06  
Anonymous b 區 said...

上次聽見你同路過的朋友鳩 up,對翻譯一事及翻譯一詞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試過做過一些很鳩的翻譯。當時諗。可否翻譯了自己喜歡的再逼人地用呢?又或者,用翻譯黎處理一些中文/英文/原文/翻譯呢種 job 處理不到的焦點,讓它成為另一度引爆生活的裝置。

當然,能力有限如我,用英文來做理解「翻譯」的 pivot,確也是無聊透頂的事。

12/7/06  
Anonymous Terry said...

哈哈好的,現在我搵緊野做,搵到的話便有能力支持你了。

PS答我問題好嗎?我真的想知

12/7/06  
Anonymous 曾建華 said...

不好意思的說句,看著這些留言,便倣如看著在堂上的學生、大部份的香港人...的回應。無論你如何用心地希望跟他們討論些什麼題目,但所得到的回應郤又完全是另一回事。當然沒有所謂的對錯,只是大家"口形"不對而已。

上堂時,老是希望學生可以懂得思考作品,而不是只作一個工匠,學會技巧,懂得作張版畫仔便算,但實情當然又是另一回事。無奈也無法,各有所好。

我或是其中一員,留言也或是其中的一則而已。

遲點再見吧,阿李智良。

12/7/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b 區,

好似係Paul de Man好似有篇叫"the task of translator",好Q深,不過幾有意思,馬國明先生亦是一位很出色的翻譯,他的書讀來一點也不艱澀,可是甚麼新自由主義、甚麼後解構、後殖民閱讀,卻又在他講金庸小說的文章出晒黎,讀著原來上左幾堂理論課都不自知!

翻譯,是要背叛母語的成規,援引外國勢力入侵、交雜的下一代語文雜種,激化與傳統的衝突。所以你用個尻字用得咁慣性,突破不了身份的宰制了,啊呵!


terry,

MB 係偉大作家 Maurice Blanchot的縮寫,CL係邊個呢?


曾建華,

你提到的情況,真係超慘。就算到大學裡,或學制以外的小學會、興趣班、書會,依然是那種張口要餵的情况,加上消費者的心態,自己不肯去找資料、去理解問題的背景也算吧,唯有選輯一些淺易的導讀材料、提一些學習的綱領,明知退去了脈絡,但起碼是一個切入口...... 但是,被動的積習、加上對所謂「知識」的戀物崇拜,就算在再輕鬆的場口裡,也總是沒有甚麼實質而活潑的交流產生出來,吾過電。

更有甚者,吾明又吾發問、吾發問又吾自已去揾,落堂又話深到佢聽吾明、好悶,自己個波卻一脚踢開。

激死!

12/7/06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