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06

教育不是一盤物業生意!

阻上中大「小橋流水」修建工程。

我非常相信,年前有關學制「四改三」、教育語言「國際化」,至「保樹立人」運動、至面前這宗有關「小橋流水」修建工程的爭議,是沿自同一種價值與世界觀的的張狂!

那不是個別事件,不是無是生非的為反對而反對;如果有人為發展而發展、為追新而棄舊,為管理之便捷而獨尊操弄,更應該也為反對而反對。

人力機器化、資訊條件失衡和偽資訊的泛濫以圖蒙混過海、生活的鉅細層次之零和遊戲規則、道德與法理守則的挪移而沬...... 等等。日復日。

「衝突」場景發生在中大,豈是巧合?正如反對XYZ 的示威只發生於某日一時半刻之某處:它可以是關乎任何一項「議題」和「訴求」,類近奇觀的一個下午。而其實,日常香港,才真是蔚為奇觀。

譬如港大和其它的「昇格」大學裡,根本不會有此種事件發生、或曝光吧?為甚麼呢?港大自己就是此種管僚管理主義品牌蕃鬼大學的(拙劣)楷模,除中大外,恕我直言,其它幾間倒模製辦給廉價人力市場供應的昇格大學還沒有那種條件,還是在爭學額及資助的那個階段。又或者,中大的「市場」自有自己的Niche,它一直以港大之流爭相倒賣而鬱鬱不歡...... 我倒是期待著樹仁、珠學的發展!?

中大呢?中大曾經育養幾代社會運動人、文化人、藝術人、社工隊、活躍民間和流行界別的讀書人和能動份子。中大,叫得「中文大學」,以中文為媒介培養學術視野的創校理念;如今回歸後殖之局以定,當是脫之而後快之大好勢頭!

如果只是有人隻手遮天,還比較好辦,只是任何人只要落在那種位置,他/她就得向擺他/她在哪個位置的力量,或意識形態服膺。要抓著一個最簡單的脈胳的話,不妨研究一下某大學1)學校/學院/學系的架構與撥款的基制與辦法。2)大學修建工程的審議程序與規則。3)學額與學科成份近年的圖譜。神經兮兮的正是我們自己。

下面4篇,

1) 是Here and Now
2) 安徒以比較宏觀審視這一單又一單論爭的深層架構,是要找「突破點」的人應該再讀。
3) 朱廸以自己血肉之軀完美暴露那些坐在19C 冷氣間裡的官僚做事的「程序與理性」
4) 補充材料,請逕自把「中大」改成「XX公司」、「XX議會」、「XX屋苑」、「XX集團控股」,其實一模一撚樣。

那是因為,我們非但沒有留意、沒有關心,更沒有介入,連站住自己的位置也沒敢。

聯署致劉遵義校長,許敬文教授,林泗維先生。

相關文章

救救小橋流水, 推倒恥辱之牆(阿譪)
廢墟中大:中大認同的(後)殖民解讀(安徒)
中大保樹之校方「屎上抺胭脂」公關簡報會 (朱迪)
保護中大山城!(葉蔭聰整理)



20:51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