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6

全球連署:搶救台灣樂生園

上月赴台北,宿醉未醒而未有到訪因捷運工程而面臨清拆的痳瘋病院「樂生園」,今天讀到這則緊急呼喚,我的天呀!

痲瘋病患,因其面對的長久隔離、污名,和各種以「保護」為名的侵犯人權措施、不公平待遇和歧視而無法與一般人一樣參與主流生活,這個隱蔽的族羣可謂現代精神科受害者的「精神祖先」。無獨有偶,福柯的研究更指出初期的精神病院乃由痲瘋病院改建而成。精神科受害者和痳瘋病人一樣,被置放於同一原理的論述和鎖禁、監視式生活當中,他們被視為對公眾社會可能引致危害,因此得採取「非常」、「例外」措施介入的理據遂變成合理化。而醫學的科學化驗證與取樣嚴謹的理想形態,往往被掌握著政策資源與論述權柄的管治階級挪用,與「風險管理」的行政理念合成作某種富威權的措辭,醫學論述與行政舉措的制訂成為一種相互引證與繁衍,構成了「痳瘋病人」、「精神病人」等族羣的非人化身份標籤的(權力)論述。

樂生療養院的例子,更滲入殖民政治遺留下來的歷史包袱,側寫了國民黨政府及現今民進黨政權不同階段的疫病控制政策方針的矛盾,與急速城市化對歷史遺跡保存、及民眾自由聚落理念之落實與爭議。

如果有人跟大眾說:「這個醫院是我的家、唯一的家。」

(繼續閱讀...)


相關網頁:「快樂.樂生」

17:16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