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6

業主跟我開玩笑還是有人要將我廹瘋?

每一堵牆,都漆了灰色。
每一道門,都是灰色。
每一個門框,都是灰色。
牆脚線是灰色。
天花線是灰色。
天花板是灰色。
窗框是灰色。
燈座是灰色。
牆上的層架是灰色。
鏡框是灰色。
厠所塔是灰色。
廚櫃是灰色。
雜物櫃是灰色。
組合櫃是灰色。
衣櫃是灰色。
而所有櫃都是入牆櫃,死實的和牆壁交連。
灰色成為一種圍困的心理現實、或具象。
灰色的囚牢,

稱之為家居。




23:16

7 Comments: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如果和你談電話有用
我們談電話吧
我也快瘋了
而且寫不出瘋狂的話

我一直無法通過你的字詞驗證。

8/3/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問題是,談電話的時候我還得在這灰色的房中踱來踱去,你問問J ,我每次都是這樣子,突然毛臊,雞毛蒜皮的一句話就跟她吵得天昏地暗、全村人都聽到我的控訴。

如果可以的話,我到你附近找個地方喝下午茶或是喝Happy Hour吧。

8/3/06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好啊

8/3/06  
Anonymous tsang kin wah said...

使唔使俾D唔係灰色既牆紙你貼貼牆呀?點解你又唔改下D顏色呀?

9/3/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點解?可能總是覺得邊度都唔會長住囉。

由細搬到大,香港九龍新界,淨差離島未住過,搬屋搬到怕,香港人一世就係為左層樓。為左層樓節衣縮食,捱騾仔,捱大D 仔女,年老捱壞,兩脚一直,咁就一世。

自由,據tsw 講,只能以「逃離」理解。
於是從昨天到依家,腦裡轉著一句歌詞:

「離不開、留不低,如火中的一個草原。」

9/3/06  
Anonymous 阿晨 said...

智良,

離不開、留不低,有時都是自己的心魔,我在一個困局中待了很多年,後來醒過來真的如夢。其實,問題總是有辦法處理的,最緊要是自己的energy平穩,有時有些事,真是事在人為,可否與業主說提早解約? 有時有些人也ok的,我試過住一間屋由頭病到落尾,要提早走,後來都可以,若不,我(叫埋阿松;p )來幫您油過間屋。

油屋是顏色,也是心中自主力量的洞悉。

有時,真的要dic起心肝,如果我們想改變。

正如那天我們在我的舊公司,我說這兩年來在美國的經歷雖然痛苦,但我若不離開那裡,我的病根本不會好,至少,好了很多。

良,我們都要俾心機生活。

我突然想起我的戲也要翻譯,錢不是很多,但也ok的,因不是太難,您會做嗎?下星期見面再談。

呀,多吃一些杞子,煲湯和沖水飲都得,清肝。

您要多吃清肝的食物哩。

或吃這個做早餐:杞子紅豆瑤柱蜜棗粥
您好的媽媽與智海也合的。

11/3/06  
Anonymous tsang kin wah said...

喂!環境真的好影響一個人的心情的。

在家中裝修的那個多月,到處塵土飛揚,連工的地方也沒有,真的身心疲累呀。現在有自己的地方,雖不有廣闊的空間和無敵的景觀,但總算是合自己心意的地方和工作的空間。現在我一到那裏,便有讓我舒閒的感覺呀(個人的,因為不少牆都是白色的。哈~再加些木的家具、畫呀...heee~ 我鐘意嘛)

所以你都要努力啦,有合意的的空間,是相當重要的呀。改變顏色、掛你喜愛的海報、貼牆紙呀...雖說有可能是短暫的居所,但說不定也會待上不少的日子呀。

改啦!

11/3/06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