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6

今天讀到一篇貼心的文章,

希望跟各位分享傳閱。

「... 慾望也源於恐懼,怕自己終由一灘流動的巧克力醬,凝固成一件可口的米老鼠或尖刻的唐老鴨。在不同的思想中穿梭,是借人家的思想,作抗定型劑。而一再吊詭的 是,知識如針,無兩頭利,越凌厲的新思維,解拆舊有成見固然游刃有餘,卻也更易固步自封。於是在渴望相信與逃避盡信之間來回擺蕩,不失為知識焦慮剖出橫切面...」

摘自熊一豆「書櫃與鬼」

15:17

2 Comments:

Blogger 熊一豆 said...

謝謝連結。

那種不安呀……長存,只有寫作時,心才踏實一點。

12/1/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讀你的文章,自想到在讀書的多年裡啃書的生吞活剝,也為一些文字的「感召」激動不己。長久下來,就成了別人眼中的「知識份子」,意思是:「阿良,唔夠你講,你讀咁多書...」表弟來到我家,望著書架:「嘩!仲有埋圖書館添。」

書看得比別人多一點反成了溝通的障礙。
自問是未能追溯返書本所學的歷史文化脈胳,及至成為抽象的夢囈、或無病呻吟,未能跟他人聯繫。

思想形態、思潮的起落衝突總是要人、要生活檢視和辯證,因而被視為危險。坐下來寫作的時候,提筆落筆,算是對自己的尋問,講得肉麻D ,是對文字話言作為一種歷史與文化的戀惜。

還是用「手寫板」寫字,除了懶學其它快捷的輸入法,也是因為要在屏幕上看到筆跡,還要記得筆順。

18/1/06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