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6

立即釋放政治犯!






飯桶壓飯碗
市民吃鐵腕


絕食,我只能理解作所有法理渠道、言說渠道的窒礙和失效所致。

不義給寫成法律,並由武力維管,當關乎土地、生計與尊嚴的呼喊在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中給傳譯成了無意義的雜音、或報章一角的小品,真是氣結得叫人想死。

我昨夜在被窩裡------ 温暖、安全------ 突然想到:
為甚麼,曾任權不會為香港的民主進程絕食向京官絕食抗議,工會領袖、律師議員都不會為市民的食品安全和空氣質素向食環處、環保局絕食抗議;
為甚麼,一哥D 暴警馬仔亦不會就陳日君對警權放任的譴責絕食抗議;
為甚麼,Bill Gate 與阿諾舒華生力啤、大哥更不會因為給盜版而向走到中國領事館前絕食抗議;
為甚麼,地產發展商也不會因為西九龍件甜餅點樣分向文化局絕食抗議;

這是因為,絕食,長久以來總是屬於無權者的。

無權者,無權無勢。只有自己的身體和意志。
身體髮膚來自父母,血緣家族、緣繫棲身供養的土地。
絕食,即直面死亡,用死亡檢視自己的信念。
意志對身體施行的暴力,與,國家對民眾施行的暴力,(必敗的)對決。

而他們不是死仕。
死仕與殉道者是為了彰顯宗教,宗教總是借用死亡言義。
種米食飯,不是宗教。有人種米、勞動、清潔,我們才能奢談自由與個人主義。

只是,他們無緣無故,系統不明所以。
只是,他們是「外國人」,病倒了要好撚多錢才能入院,醫護人員或者又會像日前律敦治醫院那班廢柴一樣,好心急向警察交人。又或者,在上級指示下在開麥拉前面仁心仁術一下。

而 他 們是「外國人」、是農民...... 有田唔識耕走黎無野揾黎搞...... 人地有農總撑,個個響工會抗爭廿幾年,起碼廹到有外交次官來港交涉...... 嘩阿人仔果日見人同警狗有D 衝撞就帶頭嗌散會,處處提點人羣點樣鬆人,依家又話嚮應全球聲援...... 如此說三道四,就更顯得,我們無知、我們時刻湊趣的,涼薄。

我城的廣大工人和失業者,每天受盡市場自由化的惡果,凍薪減薪減津貼、加班、半工、散工、吊盬水都叫做有份工,揾朝唔得晚;揾唔到工,明明係經濟失衡、人力錯配又俾人話懶。生活素質、精神健康?算把喇!
無家可歸者、消極隱蔽者不計其數,就在我們的商場中穿過、擦過身旁,在撿拾城市的荒。

抗爭在地,壓廹也在地,未能連線至本土異象的批判反省,正是言說與運動之窒礙失效。我要嚴重地說。



下為轉貼:

被捕世貿示威者發起絕食,緊急呼籲各位以行動作出聲援:


一月五日(四) 絕食行動:由1月5日開始,12位(11位南韓及1位日本人)被捕示威者將發起無限期絕食行動,要求香港政府停止無理撿控。與此同時,每一天晚上,均會在同一地點舉行燭光集會及簽名運 動,呼籲市民前來聲援。


聲援人士燭光晚會由1月5日起持續每晚舉行
晚上七時正
尖沙咀天星碼頭

16:27

4 Comments:

Blogger 唯今亂記 said...

甚麼為之「作秀」呀?

6/1/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臺灣傳過來的口語,即是「做 show」
acting in a performative way

今集「世貿學新詞」時間又夠,再會!

6/1/06  
Anonymous 譚棨禧 said...

多天來跑了去上班,正所謂「過年關」。不過中大一開學,又不甘寂寞想做出版。這個也會刊登喇。

至於那篇英文。因為人手,就會放在最終的《世貿文集》裏去——如果不會爛尾的話。

我覺得自己身體很差,隻手越黎越細力,但肉體始終可以交出來,給我的老細,混口飯吃。奈何要判斷僅有的腎上腺素應該拿來想像甚麼、又策動甚麼呢,我並沒有甚麼見解。

電話丟失了。如果打算指正或建議或甚麼。請電郵feb_twentieth@yahoo.com。

非常非常,謝謝。

9/1/06  
Blogger 李智良 said...

tam,

you have got mail

9/1/06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