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6

嚮樹同大家先拜個早年!

來年人財兩旺
身心舒暢安康!

嗱!點解行街咁熱鬧,咁多平野買,個個蓮子蓉咁口咁好氣氛先?
咪就係D 攔路狗市政無出勤囉,再加上零售業服務業D 打工仔女阿哥阿姐假都唔放開OT 囉。

禮!

16:48 7意見

24.1.06

世貿未解散,何來「後世貿」?

極其量是「後MC6」,也只不過對港人而言。

讀這篇譯介,不其然又將文中的一些思考扣入日來關於本港社運圈在世貿部長會議後的「檢討」和路向等等題旨去理解...... 唔...... 搞到幾晚睡不著,很混亂,夾雜人處身現下的種種事宜,生活即近停頓亦寫不出一隻字。聲音那麼嘈雜、刺耳,所有景物刺眼。

對身邊的一切都Hyper Concious 似的,是我比其它人多了整天的時間,在街上、車上、在互聯綱上與窗前張望,生活的繁複操作、權力的佈置、人倫與社會角式的互涉。

意識,而無法動身。位置與立足著力之點的問題又回到自己的頭頂上。
------ 我看著花甲之年的速遞員,幾袋文件,靜脈曲張,我可以點?

昨 夜在想,當年的先進,到了今天在孩子眼裡似呈現了一種龍鍾老態,是因為一種困倦似的東東,有種重量、有讓人窒息的甚麼壓著頭上,肩上有包袱的人身子傾 斜...... 長久的混戰、長久的被人看不進眼內,長久立在偏陲,要說的話兒給擠熄了,以致,有人認為「當年先進」這個覆歷,人脈的網絡,對組織的認知理解就可以動員、 遊戈踏陣,或許也可以表呈民眾的意志還是甚麼,我不好說……

此僅為舉例:昨天一班老師行街,標語牌好多都是有人做好的罷,幾個款式,拿 往列印、複印, 一人有有一個,羣眾聚束成一體,叫喊口號,由A 點移至B 點。教育這麼一個影響深鉅,與吾人文化傳承與想像、公民質素、身份認同、社會行為道德範式、視野、靈修、思哲 與創造力多種方面相互關連的範疇,又怎麽未見與其它友好、其它羣體連線躍動? 教師受壓輕生可不僅是一個行業的「問題」。職業要求架空了全人的生活價值;人的面向只能與薪津、工作條件涵蓋,為「上層」草率制定的政策指令中介人有所目的地挪用濫權而疲於奔命,而我們到今時今日,此刻還是沉默、在啞忍,這豈非我們生活的全幅寫景?

青年人呢?學生呢?貧病傷殘者呢?五天工作、李羅下臺,飛型青年呢?輟學學生呢?校工呢?菜販呢?OL 呢?

有些人的尊嚴就是比其它人的尊嚴,比較尊貴。市場所以然。除非有人意識到,生活的意涵不能作價沽售。

同樣的事情、原地踏步的進展,可以套用於幾年來的各種社會上的重大事件。居港權事件、領滙事件、人大釋法事件、XXX 事件、XXX 事件、XXX 事件,影響深鉅、橫掃吾人生活根底的議决,僅只事件一種,就像是孤立獨存的微循環,果報互相取替。並且淡忘。
現場在哪?受害人、施暴者是誰?

明兒,繼續塞車上班去。塞車回家。

好像工運社運,總是有種還未認清自己的面向/迎向,和它訴說的對象。

漁 民的生計是漁農界議員、漁護署的事,教師受壓自然是教協和臨床心理學家上電視,而教院年來在已準備了一班捱得鬧得的廉價後備軍;食肆禁菸娛樂場所禁菸,就 打電話找阿乜水上黎節目講兩嘴,按摩女呢?侍者廚房呢?他們的一巢仔女老婆呢?…… 界別,行業的專屬只求自我龐雜、優化。互相競技洶汰,爭資源、爭達標、爭輿論的導向,在我未被毁滅之前讓你先早一點點毁滅,靠隴權力中空者言:依家呢範我做代表,代表你我和其它代表同話事人講好左架喇:行得慢唔得、行得快唔得、行開唱歌跳舞、行行下瞓嚮地吟詩更加唔得,拿拿拿你咪諗住攝位呀,你離曬大會主題俾人打俾人揼你既事。律師、醫生、社工、議員、乜乜界乜乜會乜乜組,做事有做事的方法與程序。

社 運工運,就僅只在我的看見------ 透過媒體、透過傳話人中介者來電轉駁、透過核心周邊不平等的資訊網絡------ 總是有種還未認清自己的面向/迎送取捨,和它訴說的對象的倜倀。行動有行動,會議一個個緊接,綱領與訴求一人三幾十籮,會議的議程可能連會議中人也未有讀 過;而「訴求」這個近年才廣泛採用的詞語,動聽,卻那麼自我矮化、奴化。控訴就是控訴,要求就是要求,怎麽會有訴說、傾訴、請求?「你睇,依家幾多幾多萬人出黎行,希望政府聽到我們的「訴求」......嗌完幾句可恥啊、下臺啊之後…… 我地!今日有XXXXX 人參加!------ (歡呼!!)------ 依家請大家往XX街方向和平散去,清理好垃圾……」

不到兩小時,食物環境衛生署清潔服務承辦商顧用為市民服務的清潔工友,吊住樽盬水一拐一拐的也已經將那些象徵著XXX 精神、XXX 尊嚴的絲帶呀、汽球呀、傳單呀橫額咁樣,清走。表演落幕,道具只能成為運往堆填區的垃圾。

明兒報紙寫著,幾多幾多香港人,行出來,怒吼
香港人乜乜物物。

我搞不清的是,許許多多的組織者和組織,到底是面向民眾,向民眾言說,還是仗著羣體聲勢,向政府請求自保、自求自我的一隅立足?此兩種出發在形態上或有重叠,或許,還可以因事制宜互相發力,但本質上應該是有所分別的:

例如,假使有人打我朋友、搶我朋友錢、困住佢唔俾飽飯佢食,個個月要交保護費,唔俾扣佢人工,我作為朋友,準是不能既面向我的朋友說同情講增權,又同時Appeal 欺負我的朋友的那個家伙吧?




00:17 0意見

21.1.06

綱站推薦:燥鬱症患者的藝術

我好懷疑,近年D 人成日話推介乜推介物,其實係呢一代D 寫稿槍手唔識寫推薦個「薦」字。

Bipol-art 是生於前東德的靚女自由藝術家/詩人Magdalena Ben 伙同親友Eric Bodenschatz 於去年建起的網站平臺,著意展示躁鬱症(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患者的視藝與詩文作品,並建起躁鬱症患者藝術家的國際網路,計劃中的項目有朗誦會、出版結集及公開展覽。

http://www.bipol-art.com/

如果你也是Bi-polar,你都可以投稿架!

23:56 0意見

12.1.06

離線生活 (五)




累了一整天,明天又累過之前,讀一讀下面這篇。

「問,我快樂嗎?可以先問 — 今天吃了什麼?」--- 阿晨

*

是巧合,是流行小說與MV 裡面所說的緣,也是隨機存活和政經秩序框置的絲絲入扣。(那一天幾點鐘,我們,又碰面了,人流中擦身而過,來不及招呼。)

再搭上公車307 號,廿蚊雞從中環,城市的心臟,沿擠塞的管道回家,正正是過去幾個月來往殖民大學上班時份的倒數。

7:10pm vs 7:10am。
灰霾的天,逾益收窄封閉的海岸,認不出的高樓,等等。每天每晚成為映襯無語寂寞流動的佈景。我們,從城市的中心離開,又返回愈益給城市人、城市律則佔領、接管、開發的新界。

*

落 街過了馬路來到臨濕貨街市的街口:如果食物環境事務署清潔服務承辦商僱用的那個藍衣少年還在吃飯盒,那即是說我能趕及7:10am開出的一班車,如果他在 清理街市外的那隻垃圾筒,而茶餐廳旁轉角那菜檔的印華女工已在搬弄那大箱大箱的蔬菜,豬肉檔的師傅叨著菸大刀分件、停車場的金毛阿叔掃地掃至閘 口......那即是我已經晚了三數分 鐘,又會遭每天同一班車坐在同一個座位的人,白眼------ 我成身菸味、頭髮未有理順------ 但仍不致遲到簿扶林俾老外發脾氣......

上班的人潮,你可知道,正正是下班人潮一模一樣的成份;例如時常與我隣座的年輕女子,很快就知道我每天在哪一個站下車,就自然會在MP3 的夢裡醒來,身子一欠讓我走過,非常默契,哪一天她下班有約赴會,打扮起來,我留意到。都是好努力幹活、不想被磨滅的人。上班的人潮,你可知道,正正是下 班人潮一模一樣的成份;又例如那對每朝勞叨兒子的功課、兒子唔識用筷子、兒子的同學屋企攞綜援唔應該勉強讀一級學校、兒子應該、兒子不應該的婦人。
婦人,言談間兩對白鴿眼,在我的腦勺兒後面流溜轉轉,她們是這樣稱呼自已的兒子:「佢呀......」、「你知唔知?佢呀......」乜乜物物。

(試想起黑澤明「流芳頌」裡頭的文員。把場景換作某某大型企業裡的會計部,把角色的性別換作女人。)

一天下來,大多數人還是和今早一樣,在車上搖搖晃晃的半睡、閉目養神。

偏偏,有你依家睇緊既係------ 你依家睇緊既係------ 你依家睇緊既係、你依家睇緊既係Roadshow, 同時有手機電磁波在我們頭頂上的高樓射來射去,又瞄準公車,不住射過來。能夠如斯準確無誤的在兩端不停 流動的用户之間收發、傳送,精確無誤、話音清晰;能夠有人買起你我在車上休息發夢的時空要你睇廣告又唔准轉台又唔准熄機...... 總是,有點軍事科技平民化,並由既得利益集團壟斷的況味。是想像與欲望的規懲和精細管理。

生活的各個場景,就成了森林律則至上的實驗場所。
實驗的白老鼠,被自己欲望之不可企及,廹得神經兮兮。

狹窄的坐位,即使身旁的女仕體態苗條,大家還是要將就著身體的姿勢,甚至要互相默契、廻避車頭玻璃在夜裡偶然反映的目光流轉...... 小學的時候即已學懂和鄰座的異性「楚河漢界」,把間尺或練習簿作成間隔。由個人生活空間推演開去,成就了香港地少人多的神話,又折發個人生活空間狹窄如此 的「事實」。廹公車、廹地鐵、食飯要同人廹、睇醫生要同人廹、買餸要同人廹、搭Lift 要同人廹,返到屋企爭電視、爭電腦,睡覺的座位,與監獄醫院無異......

從少,我就時常碰到爭位坐爭位企爭落車先釀成口角,血氣方剛的青年人故然其數不計、白髮班班的阿婆連怕事沉默的乘客也屌尻埋一份的、西裝中年為左隔隣唔肯坐過D 而亮出彈弓刀,我都見過。「個別」、顯露的衝突,蔽隱潛藏一堵瀕將崩壞的大堤:

如果你我的沉默是一枚炸彈,香港肯定淪陷。

我底耳朵,生來不能像眼晴、嘴巴般合上。
在靈長類的進化過程中,耳朵和鼻子還未發展出自己可以隨意關上、暫停感官的構造。
------ 我們無法逃避自己的庸俗。

於是,有人的地方,就突然一陣惡俗的香水味、化學香精的甜耶耶,總是會突然猛襲過來,在肩摩肩的街和商場道上。

此處、某處流動的兩點連繫------ 是我城生活的狹獈細碎與齟齬:

手機廣播一樣的話題:開罐頭等埋爸爸才吃,還是到藍山/吉野家/大快活/南楓閣/苑記/PEE Sa Hut 呀?喂...... 我見到大埔開左間和民喎...... 咁我落車打俾你睇下你攞位未。

手機廣播一樣的話題:我差唔多返到,你有無嘢要買?...... 唔...吾... 唔知你用開邊隻喎...唔吾,百佳有冇?吓,唔就脚喎...... 唉!好喇好喇,日用定夜用呀?

手機廣播一樣的話題:做曬功課未先,係呀?溫左測驗未丫,睇多次好唔好?手冊點寫呀?哦...... 叫Daddy 幫你默左D 中文生字,我返嚟再睇其它...... 吓,就到架喇,响吐露港返緊嚟,叫阿嫲聽電話啦乖......今日無麥樂雞餐食喇

手機廣播一樣的話題:今朝未咩嘅...... 你知唔知阿Gozila 同呀Joe 講乜呀!?...... 你咪話我唔同你單聲先喇...... 老佛爺上次開會都有D 風架喇......

手機廣播一樣的話題:依家升番D 咪唸住放囉,擺左响阿Victor 個fan 度...... 唸住九龍城區個校網囉,瞄緊架喇...... 你果次咪話June 同個教友好fan 嘅...... 直資都無計喇......

明兒,7:10am,又是同一班人擠在車上,整理著粧容之際,不忙想起手機的另一端:起身未呀?我依家岩岩出吐露港......

時間是這麼精分。
幾點幾點,甚麼甚麼一定要發生。
青春的人的青春頂多值三毫。

遲幾十秒一分鐘出門,就擠不進部老爺lift ,得嗰10秒過馬路...... 趕不上12分的一班車,在公路上一塞,就趕不及在另一程車上吃掉車站外面隨手拿過、隨手嘟一嘟買的三明治早餐...... 成車幾十人,接二連三,往手機的另一端說著一樣的套話:早晨!阿Ada 呀,馬鞍山呢邊哩,都唔知做乜呀,封左條線、塞左成10分鐘架喇都唔郁...... 我唸會遲小小,唔好意思呀咁早打俾你...... 你幫我同呀老頂講聲丫......

在三數個人送院或送命之際,
辦公處的打卡鐘在滴答滴答...... 分毫不誤,室温19度,持續乾燥。
小時候上中學,阿姨暑假臨尾面授機宜:智良,第一堂點名要嗌 "Present!"
食物環境事務署清潔服務承辦商僱用的那個藍衣少年,掃完一round,又掃。一整天,他在掃花糟、明渠裡的落葉,清潔我們的垃圾、清理我們生活的痕跡。

我又從他們的節奏半退下來。
香港我城。如果你我的沉默是一枚炸彈,香港肯定淪陷。死多幾十萬人仲好。



圖說:遊行行列與快餐進食者 (俄仔Jupiter12 逆光 Flare到七彩)

20:51 2意見

10.1.06

今天讀到一篇貼心的文章,

希望跟各位分享傳閱。

「... 慾望也源於恐懼,怕自己終由一灘流動的巧克力醬,凝固成一件可口的米老鼠或尖刻的唐老鴨。在不同的思想中穿梭,是借人家的思想,作抗定型劑。而一再吊詭的 是,知識如針,無兩頭利,越凌厲的新思維,解拆舊有成見固然游刃有餘,卻也更易固步自封。於是在渴望相信與逃避盡信之間來回擺蕩,不失為知識焦慮剖出橫切面...」

摘自熊一豆「書櫃與鬼」

15:17 2意見

5.1.06

立即釋放政治犯!






飯桶壓飯碗
市民吃鐵腕


絕食,我只能理解作所有法理渠道、言說渠道的窒礙和失效所致。

不義給寫成法律,並由武力維管,當關乎土地、生計與尊嚴的呼喊在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中給傳譯成了無意義的雜音、或報章一角的小品,真是氣結得叫人想死。

我昨夜在被窩裡------ 温暖、安全------ 突然想到:
為甚麼,曾任權不會為香港的民主進程絕食向京官絕食抗議,工會領袖、律師議員都不會為市民的食品安全和空氣質素向食環處、環保局絕食抗議;
為甚麼,一哥D 暴警馬仔亦不會就陳日君對警權放任的譴責絕食抗議;
為甚麼,Bill Gate 與阿諾舒華生力啤、大哥更不會因為給盜版而向走到中國領事館前絕食抗議;
為甚麼,地產發展商也不會因為西九龍件甜餅點樣分向文化局絕食抗議;

這是因為,絕食,長久以來總是屬於無權者的。

無權者,無權無勢。只有自己的身體和意志。
身體髮膚來自父母,血緣家族、緣繫棲身供養的土地。
絕食,即直面死亡,用死亡檢視自己的信念。
意志對身體施行的暴力,與,國家對民眾施行的暴力,(必敗的)對決。

而他們不是死仕。
死仕與殉道者是為了彰顯宗教,宗教總是借用死亡言義。
種米食飯,不是宗教。有人種米、勞動、清潔,我們才能奢談自由與個人主義。

只是,他們無緣無故,系統不明所以。
只是,他們是「外國人」,病倒了要好撚多錢才能入院,醫護人員或者又會像日前律敦治醫院那班廢柴一樣,好心急向警察交人。又或者,在上級指示下在開麥拉前面仁心仁術一下。

而 他 們是「外國人」、是農民...... 有田唔識耕走黎無野揾黎搞...... 人地有農總撑,個個響工會抗爭廿幾年,起碼廹到有外交次官來港交涉...... 嘩阿人仔果日見人同警狗有D 衝撞就帶頭嗌散會,處處提點人羣點樣鬆人,依家又話嚮應全球聲援...... 如此說三道四,就更顯得,我們無知、我們時刻湊趣的,涼薄。

我城的廣大工人和失業者,每天受盡市場自由化的惡果,凍薪減薪減津貼、加班、半工、散工、吊盬水都叫做有份工,揾朝唔得晚;揾唔到工,明明係經濟失衡、人力錯配又俾人話懶。生活素質、精神健康?算把喇!
無家可歸者、消極隱蔽者不計其數,就在我們的商場中穿過、擦過身旁,在撿拾城市的荒。

抗爭在地,壓廹也在地,未能連線至本土異象的批判反省,正是言說與運動之窒礙失效。我要嚴重地說。



下為轉貼:

被捕世貿示威者發起絕食,緊急呼籲各位以行動作出聲援:


一月五日(四) 絕食行動:由1月5日開始,12位(11位南韓及1位日本人)被捕示威者將發起無限期絕食行動,要求香港政府停止無理撿控。與此同時,每一天晚上,均會在同一地點舉行燭光集會及簽名運 動,呼籲市民前來聲援。


聲援人士燭光晚會由1月5日起持續每晚舉行
晚上七時正
尖沙咀天星碼頭

16:27 4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