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05

國家暴力正常化之端


世貿恥辱誌 (港式後殖民):

當經濟學教授在正點新聞對全港市民說:「其實農業貿易只佔全球貿易總額百分之十八不算很多...... 韓國示威者的問題是對"公平"的執著...... 農民世代從農難以轉工,政府應該扶助農民工業化......」

當 保安局/警員變成以眼還眼的施刑者和刑具、傳媒嗜血同仇敵氣向威權靠隴的現實下,我不想細述我昨天如何當街被記者拳打,我不想道出催淚氣的窒息帶來的恐懼 感將會如何被植入許多市民的「集體意識」,再「番易」成政客措辭的常用語,再多的嚴正譴責與含混論籌,只會深化市民與執政者、以致市民中間的疏離區 間...... 連日來,全世界在看著香港政府和它的權力代理人的各種舉措------

系統化的精良暴力@專孽反智宣傳消音壓倒「單一」、「個別」的抵 抗。民眾之間的疏離與互相輕蔑,給程序穩倒一切的權力操作造就了最適切的條件,即距離感。距離,我跟他們之辨,讓暴警與暴民、醫生與病人、律師社工與苦主、專孽階層與普羅階層...... 凡此階序、以至對立,是以壟斷非常而為其常; 是以我們以為屌尻暴警等同公民抗命,把抵抗的對象個人化了、零散化了。然而,零散、孤立、去歷史、失語境的操作與抵抗,卻正正是暴力 之源...... 我們的涼薄,顯露於無數受同樣律則剝削、一貧如洗的廣大受薪與待業人士、理應明解的工會頭目與姿色分子,竟無法、或怯於與國際間、於本土受到同樣律則剝削 的「貧農」和「外傭」感通共鳴!

若非我們自己,是誰賦與此種暴力的認受性、合法性?

我們當中許多人怒了、哭了、有中彈、 捱棍的、遭暴警折磨、羞辱耍弄的,就結下有一種義氣仔女的緣份,不得不責備、控訴警方官方的非法與侵權施暴,有朋友到法院聲援、有朋友和示威者吃飯、有朋 友發聯處聲明、有朋友跟人辯論、有朋友以媒體力量監權、有朋友以逃兵的方式閉關思量、有朋友以血肉之軀宣示自主,等等等等,就是要站住自己的位置而不退後

於 此同時,我還是要以一種略嫌流於悲情的過慮口吻提出,抗爭,如果那是一個適切的詞語,才僅僅開始。在行動的前綫,除了聲援補給,我們更需要思想上的準備與 後繼,它不只是預左被拉、被跟蹤、被無理拘捕的心理準備,更是一種言說:以身體、行動、感觀生活與經驗的言說空間,因為「事件」無時無刻、暴力的宰制無日 無之,只有這個言說空間的拓展、深化和多樣化,前端的行動才能涵生意義、衝突才能突顯兩方的位置與本質上的分野,才能暴露權力集團的「合法性」僅僅來自其 武力與話語權,讓路人皆見。否則我們又將會一次一次掉進暴力/非暴力,正義/不合法的語言陷阱之中、泥足深陷之際,有黃雀在後。

如果南韓 農民提供了一種「俠義」的想像,我不禁要問,香港的社會/文化運動,需要這種想像麼?為甚麼需要、為甚麽不?又或者,此種想像可以怎樣挪用、置放於現下工 會無能、民間組織無能、議會無能、政府無能、警察無能但權力全在他們手上的歷史處境?我不禁要問,南韓農民提出了甚麼,打破了甚麽層次的隔閡?是不是港人 後七一身份認同是如斯薄弱、如斯容易給政客代議士架空,以致南韓示威團來真的嚴肅讓我們自形拙劣,好想和平一下、理性一下就能逃避自由?我們何以,還未能 明白自己的怯懦和不慍不火實乃自身歷史長久以來遭系統性滅絕所然?

我還是要以一種略嫌流於悲情的過慮口吻提出,韓農示威團的機動化、組織 架構、紀律之嚴整,同時就是對此種「俠義」的想像投射令人非常不安的原因,正正是它的機動化、組織架構、紀律之嚴整,教同以此號召統戰的警方大為焦慮,而 能夠訴諸「有策劃的動亂」之措辭和「必須的」抗暴平亂手段;相似的原理,主流媒體發見自己的公信力盡失、報道民意的「天經地義」被現場見證者質疑,它就只 能靠隴故事的唯一買家。

我只想在這種「硬道理」底下,提及一些,微小的故事,我希望喜歡讀書寫字的朋友,也一起作一種微小的書寫、微小的言說,豐富我們對生活的認識,提出另一種、另外的種種對立足生活的想像和思考層次:

下面是幾天爬文檢索所得,繁雜中有脈絡。
風凛!親愛的友人,珍重!


警方拖延拘捕行動懲罰示威者 (朱凱廸)
十二月十七日記 (年年)
世貿第5天的暴力鎮壓 (熊一豆)
紫色王朝卷二章四--- 「中級士兵」(風中霧)
與大自然的角力 (葉勝傑)
十二月遊記 (智海)
中秋節一片愁雲慘霧 (香港萬宜營武力遷營目擊者)
WTO: 從頭到尾都是一場輿論戰 (阿藹)
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四日星期三 立法局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上海中學生向世界貿易組織進言 (新民晚報 陸梓華)
晚清國家與社會互動的動力、方式、特點和後果 (鄭起東)
Only Poetry Can Address Grief (Starhawk)
W.T.O. (Wesley)
世貿.香港.之一 (Tale)
我不明白這些警察,而我愛這些市民 (tsw)
波特萊爾的練劍術— 談寓言與創作 (石計生)
後殖民的憂鬱與失感:施叔青近作中的疾病 (廖炳惠)
「騷亂」故事的另一個可能─灣仔地貌分析(附圖解) (梁寶)
香港獨立媒體世貿文章總覽
葵涌的東海大廈 (肥力)
人人寫詩個個唱 (公園仔)
甚麼樣的淪陷?誰的和平? (穆弓)
Tear Gas - Harassing Agent or Toxic Chemical Weapon? (Howard Hu, MD, MPH; Jonathan Fine, MD; Paul Epstein, MD, MPH; Karl Kelsey, MD, MOH; Preston Reynolds, MD, PhD; Bailus Walker, PhD, MPH)
回頭看見自己的缺失 (楚)
15/12記:有野睇更有野學 (阿野)
土製香港人 (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2001-2002年度通識課程GEU 0411L第 74 組)
韓國農業在世界農業史上的意義與展望 (李鎬澈)
世貿示威──那個被唆擺的絕食學生,在滿肚腸肥之後 (Lina)


圖說:示威者不在場所造成的混亂

13:16

10 Comments:

Blogger 蘇娣 said...

我們這些微小的故事跟當局的說法所形成的對比, 有助我們認清事實與曝了光的報導之間的落差, 可以是天差地別的事. 我們平民百姓一定要用自己的雙眼和耳朵, 靠自己認清事件的多面相. 老實說, 從連日來自己眼見的事, 我對國家機器的濫權慾和媒體橫蠻的只顧攞料取靚位拍攝的手法, 教我很傷感.

19/12/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讓我想起 Morrissey 一句歌詞:「... and if it's not love, then it's the bomb that would bring us together」

19/12/05  
Anonymous 真立飛 said...

是啊﹐甚麼時候農民成了問題 (例如中國的“農民問題”)﹐要被改造﹖﹖

謝謝你的爬文檢索 ﹕)

19/12/05  
Blogger 洛謀 said...

Ah-leung,

The news says that it is the downfall of wanchai
and i am now editing an docu and uploading online
let's see what's downfall of wanchai

Dez

19/12/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it is the donwfall of everything else, not wanchai

19/12/05  
Blogger 唯今亂記 said...

蘇娣,
請不要傷感。媒體和權力的關係只不過是戶利的自然定律。如要消耗情感,倒不如想想怎樣研究顛覆策略,向那些經過這星期後開了竅的人播下革命的種子。

--
唯今

19/12/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可唔可以唔用「革命」呢D 咁暴力的字眼?果日班來自印菲等國的婦女唱詠的方式團結士氣、要求派代表前往會場表達意見,不過有個英語極之流利的女示威者又乜乜控訴父權、又乜乜無討價還價餘地,大義凜然、政治正確,結果?唉.... 呢度唔係適當場合講。

20/12/05  
Blogger shadow said...

我弟的朋友是其中一個與韓國示威者一起在警車的警員,他打給我弟,說 "上頭說安排了食物但到現在十幾個小時了還未到,他們沒有持任何東西,我想偷偷自己買些麪給他們吃,你幫我翻譯吧叫他們忍耐一會兒" 我弟幫他翻譯后,電話那邊的韓國人說 "沒有麪吃也沒問題,但請准許我們休息吧,我們真得很累了..." 還有聼我老闆說,航空公司請他幾個朋友去幫忙翻譯,因爲太多人了,他朋友說,因沒地方安置所有示威者,有些被困在巴士上十幾小時,他一向巴士嗅到一陣臭味,因爲它們不准去廁所

20/12/05  
Anonymous chor said...

Trackback:
http://www.lazylife.org/2005/12/21/275

and thank you.

21/12/05  
Blogger 唯今亂記 said...

Portraiting victims' violence is as much a part of the recuperated authoritative tactic as any leftists' preachings of political correct-ism to make people point their arrowheads back on to themselves, all show to expand on how images sell to themselves to consolidate more power into a spectacle as a commodity for anyone who loves to get drunk in everything insignificant.

Stay warm, my friend.

===
唯今

24/12/05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