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05

本來話明擱筆,


不想再添火油。

討 論至此,重要的題目都展露了自已的雛型。回歸原文的題旨,為甚麼香港工人反世 貿,我一直抱持的意見,想再歸結的是,世貿框架底下的自由貿易,甚至應推演 至國際/地區政經軍事資訊資本不均具體現實情況下的自由主義貿易,絕不應粗疏理解作為「遠方」的「農民」、「發展中國家」、「落後小國」的事宜,主流媒體 的論述中呈現了一種失實的圖像,「有人來搞事」「我們如何應變亦減少影響」...... 彷彿香港是置身事外、中立的場地提供者。彷彿全球化是全球的事但不是香港有份搞壞或搞好一丁點的事。故然,香港無情情要搞辦世貿會議是好大喜功,但絕非僅 只是好大喜功了罷?連月來的輿論囗術即使不能視為有計謀的政治宣傳或盲動力量展露身段,但現像是,撥反與收編在不住有機的在進行中。

關於世貿的討論,在我們當下後殖歷史的骨節眼上,無法在僅只「經濟學」的線上討論。

關 於世貿的討論毫無疑問挑動了民眾與當權者及蠢蠢欲動者的神經,它提出了一籃子關於貿易與政治互為相涉的操作性議題,慣了和平理性和諧作為自我身份認同的 許多人,一下又不安了起來。這種不安固然可以再一次撫平,代價是甚麼卻是無人能敢預計的。「強政勵治」可以是答案嗎?是唯一的答案了罷。

「小漁村---製造業城市---轉囗港---金融中心---資訊服務業城市...」神話相繼一個一個都破滅。大嶼山既然千多年前已有南方徙民遷置,更有叛反漢人當權者的歷史,既然明朝的香港已有頻繁貿易,我們還在相信甚麽?抱擁甚麽而死命不放?

世貿是廹在眉睫,各國民眾的事。香港人怎能以為世貿及它象徵的那種政經相涉,抾以文化及軍事力量助其擴張的誇國界剝削之範式,為事不關己?

年 來我們受著同一種政濟原理及其拙劣模仿的「個別事件」承受了多少傷痛、抑壓?如 果由香港人選出來的議員或所謂代表民意的各種專業界別代議士可以無視新自由 主義倡議之種種操作之於本地絕大部份受薪階層和待業者的壓搾,無視知識產權、外判化、工種零散化等對民生福利、醫藥及食品安全等的深鉅影響,而可以側側 膊唔多覺,與民生環環緊扣的各種問題視而不見啞默無言的話,我們在這個看板上討論、爭辯、說笑、哀傷的朋友。

我們該作甚麽?不該作甚麼?

圖說:伊能靜在印度支那突然看到了甚麼

17:35

4 Comments:

Anonymous Liam said...

乍看之下,還以為你的blog改了的路線,開始轉貼美眉……

3/12/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呢幅真係好夾篇文,究竟伊能靜咁似周迅,在越南的馬路旁推著中國單車看到了甚麼有了那個表情?

3/12/05  
Anonymous Liam said...

看了你們在獨立媒體的討論,好想插嘴……無奈要趕功課,沒時間……如果隨便說兩句,又怕不夠嚴謹,俾位人入……

3/12/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明白,本來想在本頁引述你的兩篇關於經濟學原理的文章,可惜你的網誌的個別文章沒有個別的庫存頁,不住沉底,引用有D 難,而且隨時又俾D 新自由主義學生火燒後欄...

3/12/05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