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5

最後兩場!*



1947年印度獨立,其中一個英帝國主義「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就 是印巴的分離,諸種政治考慮底下,定案以宗教劃分版圖而生的東巴,於1971年乘孟加拉語語文運動革命獨立,脫離西巴(今巴基斯坦)的高壓統治,付出了中 共有份加鉅的代價,成立孟加拉人民共和國。自然,和許多「南亞小國」一樣,外沿政治強權圍隴,總是成了某種曲線優美的地區政治下的微妙變數,致使內政外憂 不能平順過來。孟加拉政府對吉大港山脊和其它宗教、語系的原住民之鎮壓、剝削,儼如英人與巴基斯坦曾經的殖民擴張。歷史的反諷,就在近年中孟友好的貿易援 助切實體易了全球化自由經濟物流原理的完美翻身!政治暗殺、水災連年、登格熱會死上百上千人的孟加拉,現下被受親回教原教旨主義勢力利益集團所默許的廣泛 恐佈襲擊困頓,甚麽甚麽NGOs 大肆指指點點而人們卻只見物價給老外扯高、不見生活有所保障,在我們如斯近鄰的一個連原油供應也得因國情需要優先配給予發展中的出囗製造業的「南亞農業小 國」裡,一路走來的和平異見者 Mamunar Rashid,是怎樣看長毛的偶像哲古華拉?哲古華拉有多少個最後的情人?

革命的符號如何在年代之間轉置?
甚麽是革命?溫柔的?血光火紅的?

13:34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