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05

WTO Pictorial #5

20:42 0意見

WTO Pictorial #4

20:08 0意見

WTO Pictorial #3

19:52 0意見

28.12.05

WTO Pictorial #2

21:21 0意見

24.12.05

離線生活 (四)

我身體的不適,始於十七日晚催淚彈在目前火光閃礫連珠------ 爆破聲數響------ 給白煙完全包圍,呼吸受制、窒息;把還未抽完的香菸;擲往地上;的一刻開始。

那一刻我喪失了自主,因受猛襲、只能防禦、只能退卻。
恐惧讓身體回退到本能的層次:窒息,於是需要空氣;看不見,於是要走出濃霧;眼臉焦灼,於是要水。

這樣說來,好多人會喝倒釆,但擲下香菸轉身往逃的一刻,我的腦裡有我自己的一句說話響著:屌!這可真是國家暴力!

有人荒亂中跌倒,但我沒法自顧。
(幾多後災難創痕,緣於此種內疚。有人拒絕回憶、有人以樂善好施作拒絕:逃避對施暴者作控訴、逃避自己共謀的罪責......)

在白色的灼霧裡,沒有聲音。窒息而沒法呼號。只有自己氣道裡的殘響在耳際悶鈴。

那不是防禦性軀散。
那是襲擊,那是生化程式計算下的必然生化反應。那需要有人指揮下令,那需要有人扳動機栓。

你吸入霧氣、成份作用、必然窒息;
霧氣不是你選擇吸與不吸或吸多吸少,它是從戴了面罩的條子那邊瞄向你射過來、在你脚下爆開釋放。

而且,其實連條子也不知道,風向、風速、環境屏障、濕度等等因素對催淚氣濃度的影響。
但他們有面罩、他們有醫生、他們有去污染的程序、他們知道施放的時刻、他們有電視臺和報紙做公關。他們,有理由,相信...... 乜乜物物。

從十七日晚起,我尖寒尖凍,在被鋪裡發濕汗,睡得好淺、時常被車聲、人聲弄醒,睡的時候,方向失誤,以為向左轉身、結果向右轉凌空掉了下床;我每天在拉啡黃 稀 爛的糞,起來拉、吃過東西拉、突然又拉,三、四、五、六次,肚子還是鼓脹著,頭疼退了又來傷風、渾身乏力、耳鼻堵塞,頭皮上的皮膚敏感甚麼也借勢發作,幾天昏 睡沒法上班,多人的地方讓我有脫離現實的感覺...... 偶然又有聞到瓦斯噴霧的嗅幻,並且愈加留意條子在城中為誰巡邏。

給催淚氣嗆著那一刻我喪失了自主,因受猛襲、只能防禦、只能退卻。恐惧讓身體回退到本能的層次:窒息,於是需要空氣;看不見,於是要走出濃霧;眼臉焦灼,於是要水。但這「本能」的層次,卻竟是長久訓練規懲的產物:那一刻轉身往城裡跑卻是自我揚棄了反抗!

窒息,於是需要空氣------ 條子那道防線後面有臨海清新而濕潤的空氣。

13:37 0意見

18.12.05

國家暴力正常化之端


世貿恥辱誌 (港式後殖民):

當經濟學教授在正點新聞對全港市民說:「其實農業貿易只佔全球貿易總額百分之十八不算很多...... 韓國示威者的問題是對"公平"的執著...... 農民世代從農難以轉工,政府應該扶助農民工業化......」

當 保安局/警員變成以眼還眼的施刑者和刑具、傳媒嗜血同仇敵氣向威權靠隴的現實下,我不想細述我昨天如何當街被記者拳打,我不想道出催淚氣的窒息帶來的恐懼 感將會如何被植入許多市民的「集體意識」,再「番易」成政客措辭的常用語,再多的嚴正譴責與含混論籌,只會深化市民與執政者、以致市民中間的疏離區 間...... 連日來,全世界在看著香港政府和它的權力代理人的各種舉措------

系統化的精良暴力@專孽反智宣傳消音壓倒「單一」、「個別」的抵 抗。民眾之間的疏離與互相輕蔑,給程序穩倒一切的權力操作造就了最適切的條件,即距離感。距離,我跟他們之辨,讓暴警與暴民、醫生與病人、律師社工與苦主、專孽階層與普羅階層...... 凡此階序、以至對立,是以壟斷非常而為其常; 是以我們以為屌尻暴警等同公民抗命,把抵抗的對象個人化了、零散化了。然而,零散、孤立、去歷史、失語境的操作與抵抗,卻正正是暴力 之源...... 我們的涼薄,顯露於無數受同樣律則剝削、一貧如洗的廣大受薪與待業人士、理應明解的工會頭目與姿色分子,竟無法、或怯於與國際間、於本土受到同樣律則剝削 的「貧農」和「外傭」感通共鳴!

若非我們自己,是誰賦與此種暴力的認受性、合法性?

我們當中許多人怒了、哭了、有中彈、 捱棍的、遭暴警折磨、羞辱耍弄的,就結下有一種義氣仔女的緣份,不得不責備、控訴警方官方的非法與侵權施暴,有朋友到法院聲援、有朋友和示威者吃飯、有朋 友發聯處聲明、有朋友跟人辯論、有朋友以媒體力量監權、有朋友以逃兵的方式閉關思量、有朋友以血肉之軀宣示自主,等等等等,就是要站住自己的位置而不退後

於 此同時,我還是要以一種略嫌流於悲情的過慮口吻提出,抗爭,如果那是一個適切的詞語,才僅僅開始。在行動的前綫,除了聲援補給,我們更需要思想上的準備與 後繼,它不只是預左被拉、被跟蹤、被無理拘捕的心理準備,更是一種言說:以身體、行動、感觀生活與經驗的言說空間,因為「事件」無時無刻、暴力的宰制無日 無之,只有這個言說空間的拓展、深化和多樣化,前端的行動才能涵生意義、衝突才能突顯兩方的位置與本質上的分野,才能暴露權力集團的「合法性」僅僅來自其 武力與話語權,讓路人皆見。否則我們又將會一次一次掉進暴力/非暴力,正義/不合法的語言陷阱之中、泥足深陷之際,有黃雀在後。

如果南韓 農民提供了一種「俠義」的想像,我不禁要問,香港的社會/文化運動,需要這種想像麼?為甚麼需要、為甚麽不?又或者,此種想像可以怎樣挪用、置放於現下工 會無能、民間組織無能、議會無能、政府無能、警察無能但權力全在他們手上的歷史處境?我不禁要問,南韓農民提出了甚麼,打破了甚麽層次的隔閡?是不是港人 後七一身份認同是如斯薄弱、如斯容易給政客代議士架空,以致南韓示威團來真的嚴肅讓我們自形拙劣,好想和平一下、理性一下就能逃避自由?我們何以,還未能 明白自己的怯懦和不慍不火實乃自身歷史長久以來遭系統性滅絕所然?

我還是要以一種略嫌流於悲情的過慮口吻提出,韓農示威團的機動化、組織 架構、紀律之嚴整,同時就是對此種「俠義」的想像投射令人非常不安的原因,正正是它的機動化、組織架構、紀律之嚴整,教同以此號召統戰的警方大為焦慮,而 能夠訴諸「有策劃的動亂」之措辭和「必須的」抗暴平亂手段;相似的原理,主流媒體發見自己的公信力盡失、報道民意的「天經地義」被現場見證者質疑,它就只 能靠隴故事的唯一買家。

我只想在這種「硬道理」底下,提及一些,微小的故事,我希望喜歡讀書寫字的朋友,也一起作一種微小的書寫、微小的言說,豐富我們對生活的認識,提出另一種、另外的種種對立足生活的想像和思考層次:

下面是幾天爬文檢索所得,繁雜中有脈絡。
風凛!親愛的友人,珍重!


警方拖延拘捕行動懲罰示威者 (朱凱廸)
十二月十七日記 (年年)
世貿第5天的暴力鎮壓 (熊一豆)
紫色王朝卷二章四--- 「中級士兵」(風中霧)
與大自然的角力 (葉勝傑)
十二月遊記 (智海)
中秋節一片愁雲慘霧 (香港萬宜營武力遷營目擊者)
WTO: 從頭到尾都是一場輿論戰 (阿藹)
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四日星期三 立法局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上海中學生向世界貿易組織進言 (新民晚報 陸梓華)
晚清國家與社會互動的動力、方式、特點和後果 (鄭起東)
Only Poetry Can Address Grief (Starhawk)
W.T.O. (Wesley)
世貿.香港.之一 (Tale)
我不明白這些警察,而我愛這些市民 (tsw)
波特萊爾的練劍術— 談寓言與創作 (石計生)
後殖民的憂鬱與失感:施叔青近作中的疾病 (廖炳惠)
「騷亂」故事的另一個可能─灣仔地貌分析(附圖解) (梁寶)
香港獨立媒體世貿文章總覽
葵涌的東海大廈 (肥力)
人人寫詩個個唱 (公園仔)
甚麼樣的淪陷?誰的和平? (穆弓)
Tear Gas - Harassing Agent or Toxic Chemical Weapon? (Howard Hu, MD, MPH; Jonathan Fine, MD; Paul Epstein, MD, MPH; Karl Kelsey, MD, MOH; Preston Reynolds, MD, PhD; Bailus Walker, PhD, MPH)
回頭看見自己的缺失 (楚)
15/12記:有野睇更有野學 (阿野)
土製香港人 (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2001-2002年度通識課程GEU 0411L第 74 組)
韓國農業在世界農業史上的意義與展望 (李鎬澈)
世貿示威──那個被唆擺的絕食學生,在滿肚腸肥之後 (Lina)


圖說:示威者不在場所造成的混亂

13:16 10意見

17.12.05

轉貼:絕食宣言


絕食宣言

小農絕地反抗.港人絕食同行

在 這幾天來,相信許多香港人都被反世貿的各國朋友啟發和感動了,我們也一樣。韓國的朋友不遠千里而來,為我們帶來美麗的鼓樂;在被傳媒和政府全面妖魔化之 後,仍然忍辱負重、友善相待;他們三步一跪的誠意與奉獻精神,更讓全港市民動容,認識到人民的力量,可以這樣不卑不亢。在示威活動休息之時,他們甚至還請 我們吃他們的米飯。吃過他們油香圓潤的米飯之後,我們不禁想到他們面對著的是龐大得不可抗拒的建制力量、警方這紋風不動的封鎖線,而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些 什麼?

我們想來想去,只有絕食一途了。因為,絕食是面對極之強暴的力量,無法可施之下,唯有以自身作為武器的最和平抗爭方式。在本來屬 於人民的土地上,警方圈起不公義的禁區,保護一班資本家和大國政府,讓他們可以安心開會,妄顧人民的聲音和性命。我們為此流淚、呼喊,但封鎖線仍然嚴固, 權力機構對人的熱情與懇求仍然無動於衷。我們只有絕食。

世貿的農產品協定一旦通過,受害的不單是友善真誠的韓農朋友,更是世界各地從事 農漁業的淳樸人民。相比於無數人的生計被趕絕,作為人類根基的漁農業文化滅絕,我們幾個人絕食區區幾天,又算得上甚麼呢。然而除了絕食,我們還可以怎樣表 達對他們的敬意、關懷,並對製造貧窮的世貿及助紂為虐的香港政府表示憤怒和反抗呢?

僅以我們自己的身體為武器,我們在此強烈要求:

1. 警方全面撤銷封鎖線和禁區;
2. WTO邀請場外人民進入會場,認真而平等地聆聽他們的聲音;
3. 食物是人的基本權利,各國代表必須正視全球貧困人民的需要,將漁農業撤離世貿議程。

我們也同時非常懇切地期待,有其他香港市民能加入我們,一起為遠方的朋友之生命和尊嚴,稍盡心意。


時間:由現在直至世貿會議結束
地點:灣仔貨物起卸區
發起人:彩鳳、維怡、阿古


一群香港市民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



相關文章:
宣言英譯本,請廣傳
不斷的聯署.流失的早餐 (鄧小樺)

13:21 1意見

WTO Pictorial #1: Message from Bangladesh

00:06 0意見

14.12.05

WTO 筆記 #3: 現場在哪?



提著相機,袋裡有巧克力盬水酒精抹布毛巾灰帽到了遊行示威所在。

一天下來,我在想:到底哪裡才是現場?

呼喊口號、和示威抗議者揮手、招呼問好、在繁盛的街中心和「戰車」仝人一起突圍奔跑、在那通往示威區陷阱的天橋上借左個火俾長毛、在韓人下海示威之時輕 挽著韓國農婦的手祝好、在所謂暴民與所謂記者和所謂防暴警察中間亂成一糰推撞拉扯胡椒噴霧亂咁噴之際,我提著相機上了膠片調好光圈校好快門之際,我到底在 「記錄」甚麽?

我到底站在那個位置取景、要幾多景深、焦點放在那裡?那邊箱、那邊箱、那邊箱同時有甚麼也在發生。在此時節。

在維園往「指定示威區」的途上我一直留意對街樓上有否監視,在隊伍中我用遠視的目力遠看警方在街角的另一端有啥動靜與佈置、又考核以的盯著那些所謂便衣的舉 措,因為提著相機我就能夠理所當然似地走在行人道旁的看客、警察、記者、大會糾察和遊行行列中間的小小通道,為遊行的隊伍和旗幟拍照、為警察的隊型拍照、 為街上仍在工作的工人拍照,也給如臨大敵的所謂記者的盛裝架勢拍照、亦以拍照的姿態給韓農擋開其它所謂記者和所謂糾察對抗議者行使反監控拍攝的滋 擾...... 這種形式的記錄,是一種怎樣的「參與」?

參與了甚麽?

當意識到政府和傳媒執事者正非常默契地在編演一齣荒誕劇,藉對暴民/下農/粗人的扭曲想像進深鋪陳其穩定優於一切的「理據」,備用即將...... 當街坊市民經紀秘書老師廚子勞碌得對許多事情的本貌和原理無暇追溯、亦不容深究,「專業」階層抽象、與現實脫軌的措辭------ 正因及它與現實脫軌而抽象------ 變成有理可尋、事必有原因的一種言論範式。這種言論範式我們每日都在聽著,減肥產品廣告和立法會討論 Soundbite 沒有兩樣。它(泛)理性、(泛)科學、簡潔而富律規性,因而契合同樣以此為基本運作原則的我城。

外國特地來搞事的 「暴民」恰如其份把城市的秩序打亂了,封路、塞車、停航各樣,平時行街的銅鑼灣許多店鋪不開門、開門的生意額下跌了、咖啡店窗邊美景封了、領滙14 蚊的關囗跌穿了...... 平時乜乜的都乜乜了...... 班韓國佬正一無野揾黎搞,要咁多人招呼佢...... 然後保安局長上電視講他為何支持曾蔭權的政改方案,那邊廂律師黨在爭取曝光,民建聯有醫療關注組在Roadshow 講防流感,有病要帶囗罩云云,一切有跡可遁,方法論未有詳盡的民調數字每天廣播,政治夾縫中無權亦無能的代議士在等著一個關節執位,政網言論作秀與妥協一 切皆有跡可遁、有理可遵,從未走出現實、理性和平的污草籠框格。一切離開此論述、想像框格的必被視為匪夷所 思、謀反社會、或荒誕可笑,以致我們竟然不知道韓國左翼深厚的抗爭傳統,以致我們不知道印尼本土連日以來的反世貿示威,以致我們不知道隊伍中有孟加拉的農 民代表,以致我們竟能容忍本地工會頭目跟韓農或其它「激烈抗爭」者劃清界線、不予支援亦不協助其與警方交涉,轉頭卻又在記者跟前開囗埋口 Solidarity------

以致我們不敢,想像,工人農民無業者每天是如何在城市的抽象律規、威嚇與磨滅底下活過來。

韓農與警方衝突的現實意義,就僅只在於它以戲劇形式展示了我城政府於威嚇恐慌中可動員的人力、物力、警力與暴力,及其對武力使用的專權管有,以及,我城民間社運的簿弱團結與貧乏創造力。

馬師道漢興道、維園尖咀天水圍通通都不是現場。

現場是在我們腦瓜兒裡的那隻電視箱。


延伸閱讀:
本文英譯版見此,請廣傳
十二月遊記(之三):我的所見所聞 vs 電視新聞報導 (智海)
有關 Dis-information

13:47 5意見

12.12.05

為甚麼有人會打破麥記的玻璃、或堵塞星巴克的屎坑?

有人傳來的一條作文題目,我試著以小學生上作文課的心情天馬行空一番。
留意題目係「為甚麼有人會...」而不是「為什麼」。



為甚麼有人會打破麥記的玻璃、或堵塞星巴克的屎坑?咪就係黐線囉!抑係肯撚定有反華勢力有目的地利用群眾衝擊香港既法治制度,藉世貿議題製造事端,企圖打破香港一國兩制實行以來前所未有既穩定局面與機遇、擾亂中國入世面向國際社羣和平崛起而成地區小康的路線設計。

行為心理學、犯罪學和社會學解釋唔到既,咪黐線囉—— 好人好姐又唔係雙失邊青又唔係住深水埗天水圍又唔係阿差啹咖南韓佬,又唔係飲左酒high左野,又唔係爭女群鬥,一個二個無預謀、無目的,無啦啦搞單咁既野,唔係悶到黐撚左線係乜?

行 為心理學、犯罪學和社會學解釋到既,就可以拿捏收編為政治論述,再構成實質既政/經權力操作,自我應驗—— 好快,就會有議員政客就保安、言論、公眾安全、社會保障、社區設施、街道管理、互聯網資訊等議題嘈下鬧下,民調一下,遊行一下,簽下名整下匯編,跟住中央乜乜辦公室主任領導人,會出黎提出 穩定和諧的實質綱領,和善提倡或大錘定音:危害一國兩制的一切行徑及社會力量,必得防範未然…… 當奴才的人自然識做......

劇本早在預演、修葺編審了好一會兒吧。

世 貿的「特殊」保安措施將被進一步自然化—— 哪怕只是堵塞了一個廁所,市容國體攸關,豈容偏差!? 麥記既已著陸多年而成為香港身份構成的一部分,特別是屋邨長大的少年,成年後能攀上考試制度頂峰朝朝神咁早搖 巴士迫地鐵往城中打工成為白領一族,要顯得不再童稚,午餐捱三文治食垃圾便當過後,放工自然要學著那些含住匙羹嚮外國番黎既竹昇香蕉手拿一本平裝 paper back 或膝上電腦往星巴克廉價風雅一下,和老外假鬼仔假鬼妹攀談得興起,人有三急,豈容廁所淤塞?!

Excuse me! Can you please send some cleaners to clear the flush?

21:42 0意見

9.12.05

抗議世貿:11/12 大遊行



更多的喧囂與反資訊,蓋不住愛與團結的呼號!


請以你認為適合的方式阻止踐踏各地民眾生計與尊嚴的謬逆條款於本市通過!


12 月11本星期天
下午2 時
維園足球場遊行往政府總部

團結晚會/文化大笪地
下午8 時
維園


延伸閱讀:
錄影行動雙週報 「迎戰世貿特刋」
獨立媒體上有關WTO 的帖子 (小西整理)
我們可以做些甚麼 (鄧小樺)
「土豆詩燴」場刋下載
「農民跟香港人上的通識教育第一課」(文思慧)

17:47 0意見

譯文的譯文

書寫是要知道,即使無從体驗,死亡之已然而在,並且,在忘茫中重新認清它------ 其痕跡踪錯而沒,著人從宇宙的秩序中間離,並投向災難使現實變成不可企及、欲望不可欲之處。

--- M.B.

12:35 0意見

8.12.05

香港作動:無能的力量



連串演出、工作坊及講座將會在世貿部長級會議在香港開會前及其間舉行。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藝術家手攜手宣告:

無權勢者當家作主!

參與海外藝術家:
荒井真一 & Saegusa Yukio (日本), 戴光郁 (中國), Chumpon Apisuk (泰國), Mideo Cruz (菲律賓)

本地藝術家:
曾德平、高小蘭、三木、梁力、莫昭如、二二六工程、丸仔、梁惠敏、龐一鳴、歐陽東


演出:

12月11日 (日) 晚上8-10時
維園足球場文化大笪地

12月17日 (六) 人民民主蓬車


講座:

Chumpon Apisuk & Mideo Cruz 藝人談
「社運中的藝術家」

12月10日(六) 下午 4-6時
上環西港城三樓 Habitus Design Space


工作坊:

Chumpon Apisuk 主持

12月13日(二) 下午 7:30-10時
上環文娛中心展覽廳

Chumpon Apisuk熱衷於把藝術介入社會行動。他在關注愛滋及人權的作品最為人稱道。過去十多年他跟EMPOWER Foundation合力提倡泰國性工作者的權益。本工作坊集中探索如何善用藝術成為社會變革的工具


更多資料請瀏覽網址:www.hongkongperformanceart.com

查詢:
高小蘭 9278 4977 siulanko@yahoo.com.hk
莫昭如 9800 7169 mokchiuyu@yahoo.com.hk


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主辦
鳴謝:Art and Culture Outreach、香港藝術發展局、Habitus Design Space、HKPA
特別鳴謝:亞洲藝術文獻庫協助本計劃之研究及紀錄

10:57 0意見

5.12.05

後 4/12 簡訊

讀 Horizon光影日記的「獅子山下的異見」有感,其中一幀異見#3 阿叔理直氣壯展示人前的示威板「奸尻挾民意」這中間的一句,幾乎警世,甚至,是洞察之見!

泛 民主派班友仔各懷「心事」路人皆見。隱現了「泛」的吊詭,昨晚的靜坐,始於入黑,正是行到脚軟準備晚飯,想起明兒又要返工的時候...... 來的突然、結束的兒戲,好似做綵排...... 普選是「泛」的最大公因數,「陣線」中間誰站那種位置雖未明朗,近日各路的舉措該已露出端倪,有人揾鬼頭、有人籌錢組黨、有原本伙拍的各自開擋,一路話爭 基層利益的在此時節卻又無乜聲氣,舊時成日上電視好火 D 老頭又好似無乜上鏡見報...... 廿一號立會投票前,記著:世貿會議將必打開潘朵拉盒子,一連串與香港息息相關的根本問題和矛盾將忽現立體展現, 到時,我們會明白為甚麽昨天無論警方和主辦單位和許多遊行人士何以非常、極之不厭其煩強調、認同「和平、理性」的七一神話價值,而 未有將深刻具體的議題擺上臺面,甚至「普選、普選」猛咁嗌,也未有統一口徑喊出一個年份日子來,故然想見,這是含糊其辭及其意表!「泛」民班友在摸索著民 意/政府/中央的溫 度...... 置身事外剩係識得揮手、從上而下的溫煦關懷的為政者,將必受追棒,穩定壓倒一切。有掙任權者及與其唱相簧的溫和反對派將要---漁---人---得-- -利。

天氣轉涼,添衣!


延伸閱讀:
[124遊行後被遺忘一群] 市民堅守政府總部要求民主 (葉蔭聰)
「表達」(子山)
「05-12-05後記」 (Tam Daniel)
「我的124之解Freeze」 (熊一豆)

23:31 5意見

2.12.05

本來話明擱筆,


不想再添火油。

討 論至此,重要的題目都展露了自已的雛型。回歸原文的題旨,為甚麼香港工人反世 貿,我一直抱持的意見,想再歸結的是,世貿框架底下的自由貿易,甚至應推演 至國際/地區政經軍事資訊資本不均具體現實情況下的自由主義貿易,絕不應粗疏理解作為「遠方」的「農民」、「發展中國家」、「落後小國」的事宜,主流媒體 的論述中呈現了一種失實的圖像,「有人來搞事」「我們如何應變亦減少影響」...... 彷彿香港是置身事外、中立的場地提供者。彷彿全球化是全球的事但不是香港有份搞壞或搞好一丁點的事。故然,香港無情情要搞辦世貿會議是好大喜功,但絕非僅 只是好大喜功了罷?連月來的輿論囗術即使不能視為有計謀的政治宣傳或盲動力量展露身段,但現像是,撥反與收編在不住有機的在進行中。

關於世貿的討論,在我們當下後殖歷史的骨節眼上,無法在僅只「經濟學」的線上討論。

關 於世貿的討論毫無疑問挑動了民眾與當權者及蠢蠢欲動者的神經,它提出了一籃子關於貿易與政治互為相涉的操作性議題,慣了和平理性和諧作為自我身份認同的 許多人,一下又不安了起來。這種不安固然可以再一次撫平,代價是甚麼卻是無人能敢預計的。「強政勵治」可以是答案嗎?是唯一的答案了罷。

「小漁村---製造業城市---轉囗港---金融中心---資訊服務業城市...」神話相繼一個一個都破滅。大嶼山既然千多年前已有南方徙民遷置,更有叛反漢人當權者的歷史,既然明朝的香港已有頻繁貿易,我們還在相信甚麽?抱擁甚麽而死命不放?

世貿是廹在眉睫,各國民眾的事。香港人怎能以為世貿及它象徵的那種政經相涉,抾以文化及軍事力量助其擴張的誇國界剝削之範式,為事不關己?

年 來我們受著同一種政濟原理及其拙劣模仿的「個別事件」承受了多少傷痛、抑壓?如 果由香港人選出來的議員或所謂代表民意的各種專業界別代議士可以無視新自由 主義倡議之種種操作之於本地絕大部份受薪階層和待業者的壓搾,無視知識產權、外判化、工種零散化等對民生福利、醫藥及食品安全等的深鉅影響,而可以側側 膊唔多覺,與民生環環緊扣的各種問題視而不見啞默無言的話,我們在這個看板上討論、爭辯、說笑、哀傷的朋友。

我們該作甚麽?不該作甚麼?

圖說:伊能靜在印度支那突然看到了甚麼

17:35 4意見

轉貼:告全港警務人員書:

世貿協定殺人不淺 勿為財團充當劊子手

十 二月世貿部長級會議在港舉行在即,社會氣氛漸趨緊張,而我們一班市民,政府雖亦承認舉辦世貿無甚「實質」好處,但可「提高形象」,故在發放誤導訊息廣告的 同時,亦向警隊施加強大的壓力,而警方高層亦有意識有步驟地向傳媒發放「將有暴亂」 的訊息,我們恐怕此舉為前線警方員工製造壓力,亦在你們腦中製造強化某 些形象,讓你們屆時誤將示威遊行的人民定義為「瘋狂的暴民」,造成前線警務人員極大的壓力。我們恐怕,你們將因而採取極端及非常之措施,最終會釀成不必要 的緊張氣氛及暴力場面,產生無謂的暴力,而首當其衝的亦必是前線的警隊人員,而不會是那些有意發放誤導訊息的高層。

因 此,身為一群對世貿有認識的市民,我們深感自己身為香港公民的責任,是把另一方面的訊息發放給你們,希望你們明白那些反對世貿的人民,不是無故發瘋,而是 一群因為世貿的不平等條約而扼殺生命及尊嚴的無辜市民。由於世貿自始就將保護環境、勞工及一切弱勢社群的條約視為世貿的屏障,故聲稱為保護自由貿易的原 則,而迫使參與國取消上述所有保護性法例,令本來生活無著工人、小農及普羅階級生活雪上加霜。

就 舉今年世貿最受爭議的議題為例:為何美國政府就可以每年以鉅額補貼美國大農企,只要巧立名目便不會被世貿裁定「違反公平貿易」?此舉令到美國本身的小農都 難以生存,更枉論其他東南亞和南美洲小國了──大家如何與那些因補貼而變成極低廉的價錢來「公平競爭」?許多發展中國家官商勾結,輸送利益,為開拓工業產 品的國外市場,便無情地犧牲農民生計,農村的破壞──將來當全球糧食都操控在歐美等大國手中時,大家要怎辦呢?大家可以想像,本來已經難以回本的韓國農 民,又怎受得起開放三倍大米市場的傷害?人不是齒輪,不可能國家說「經濟轉型」,就會忽然變了另一套機件內的齒輪。上次世貿部長級會議,韓國農民李京海先 生不惜自殺抗議,就是要警醒世人:世貿殺害農夫──事實上已有數不清的農夫死於世貿的不平等條約下,可惜,眼見李京海先生以生命換取停止世貿會議的成果, 今年就要在香港化為烏有了。

今年十二月的另一爭議性議題,就是版權法與公共服務業的私營化問題。

各 位不要以為版權法就只是簡單地保護作者,其實最主要是保衛有能力購買某產品或發明之版權的大公司的利益──而未必是其作者!最嚴重的問題,其實近日在無國 界醫生四處張貼的廣告中可略知一二──發 展中國家每四分鐘便有人死於可醫治之疾病,因為缺乏藥物。無國界醫生的廣告比較含蓄──為何會無藥物?只因為藥物 的版權為大藥商壟斷,藥價貴不可攀,才有那麼多人會死。至於公共服務業私營化的問題,其實已在香港漸漸發生,大家想像一下:一個地區的醫療、教育、福利、 公共設施、環境、房屋等等,都一一開放給企業管理,這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西隧加價,連政府都不可以說什麼,這事件,其實已經在向香港人亮了私有化的警 號,可惜,公眾還未察覺到。

各位可以想像一下:假如五十年前,在倫敦召開國際會議,決定將中國變成名存實亡的國家,決定令中國在經濟上淪為美、日等國家的附庸國,身為中國國民,又會簡單認為倫敦「只不過是一個開會的地方」嗎?

希 望各位前線警隊人員,可以多花時間去了解反對的世貿的人為何會反對?到底世貿做了什麼讓一些工人、小農不肯安坐家中,而不惜千里迢迢而來到香港,誓要阻止 世貿開會?而香港這個提供會議場地讓強國和財團在高貴的會議桌上決定窮人窮國命運的城市,在受害人心目中,又是怎樣的位置?

我們不知道政府和警隊的高層為各級警務人員提供了什麼樣的資訊,或者是否過份強調「恐怖襲擊」或「瘋狂暴徒」的可能性。當然,在十二月的反世貿示威中,如果發生任何事,也是前線人員首當其衝和背黑鍋,大家是否需考慮,是否需要如此為大企業來賣命呢?

我 們誠摯地希望,在明白這些事實後,各位警務人員,請你們認真考慮屆時的工作性質和執行態度,當你們面對每一個黃皮膚、白皮膚、黑皮膚或棕皮膚的示威者時, 除了想像他們可能會做的行為,也請你們同時想起,他們每個人因世貿而受的痛苦和壓搾,他們肩負的家鄉父老的眼淚和血汗,他們的下一代將要面對的淒楚,還 有,當這個世界日益受到這種不斷追求效益發展的全球化下,我們所有人將要承受的惡果。

一群香港市民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

希望聯署的朋友,可將名字電郵vpower@videopower.org.hk 或 contact@smrc8a.org

02:38 0意見

1.12.05

最後兩場!*



1947年印度獨立,其中一個英帝國主義「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就 是印巴的分離,諸種政治考慮底下,定案以宗教劃分版圖而生的東巴,於1971年乘孟加拉語語文運動革命獨立,脫離西巴(今巴基斯坦)的高壓統治,付出了中 共有份加鉅的代價,成立孟加拉人民共和國。自然,和許多「南亞小國」一樣,外沿政治強權圍隴,總是成了某種曲線優美的地區政治下的微妙變數,致使內政外憂 不能平順過來。孟加拉政府對吉大港山脊和其它宗教、語系的原住民之鎮壓、剝削,儼如英人與巴基斯坦曾經的殖民擴張。歷史的反諷,就在近年中孟友好的貿易援 助切實體易了全球化自由經濟物流原理的完美翻身!政治暗殺、水災連年、登格熱會死上百上千人的孟加拉,現下被受親回教原教旨主義勢力利益集團所默許的廣泛 恐佈襲擊困頓,甚麽甚麽NGOs 大肆指指點點而人們卻只見物價給老外扯高、不見生活有所保障,在我們如斯近鄰的一個連原油供應也得因國情需要優先配給予發展中的出囗製造業的「南亞農業小 國」裡,一路走來的和平異見者 Mamunar Rashid,是怎樣看長毛的偶像哲古華拉?哲古華拉有多少個最後的情人?

革命的符號如何在年代之間轉置?
甚麽是革命?溫柔的?血光火紅的?

13:34 0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