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1.05

使用公帑的一種方法

圖說:建在公路旁的景觀物 (攝於澳門氹仔)

之所以是景觀物,因為它建在臨海的高速公路旁,離最近的民居,沒有兩公里也有千多米,而最近的「民居」則是一列向海展陳的所謂高級住宅。從遠看,這座奇特的東東究竟是甚麽呢,好奇心教我和同行的兩位同樣無聊的沒事遊人想走過去看過究竟。

於 是,我們得通過了兩個警衛更亭,在高級住宅裝設的監視攝錄鏡頭下來到高級住宅列外圍的一幅廣大的另人心曠神怡的大草坪上,那種我們羨慕外國人赤足野餐的 草坪...... 當然,好快發覺這幅草坪是逐塊逐塊養草階磚鋪成的!而且,即使自動灑水花灑不住噴水,好多階磚上的草根本沒有殖根原來的地盤上而枯死了。

來來來拍過照,幫 J 拍了幾幅大可以拿來作陳綺貞下一張EP 封面的造型照後,我們在草坪上步行了廿分鐘左右,再橫過高速公路來到這座奇特建築之下,碰上了駕車而來的兩個小家庭,和在這裡修葺花草的工人。

我們還猜想著以為是甚麽航天科學館或是水力實驗設施的東東,原來,甚麼都不是。

它只是一個讓駕車人士來來來拍過照的景觀物。這是我實地考察當日視察所得的結論。

它 故意有花有草,地板更建在淺淺的水池上讓人有走在水上的美好想像。可是那幾個透明玻璃鋼材物,可真一點用處也沒有,圖中那幢小屋,也只是鎖上了的泵房、 電製室和維護人員用的儲物室而已。它既不是圖書舘、小食亭、招待處、展覽室,找遍各處,連洗手間和讓人坐坐的條椅也沒有一個。

認真後現代。

22:09 0意見

23.11.05

看!我們的運動場 #2 (保安界定)**

此 為香港特區政府特別引用「公安條例」第245 章36 條(1) 賦權頒令,於2005 年12 月2 日起實施之「禁區(世界貿易組識香港部長級會議)令」所劃設的 海陸禁區。據此令,上圖劃為「陸上封閉區」及「海上封閉區」的地區將於2005 年12 日12 日下午6 時至2005 年12 月19 日上午5 時劃為禁區。

據「公安條例」第245章36條:

(1) 行政長官如合理地相信,為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為保護公共衞生而有需要,可藉命令宣布任何地區或地方為禁區。 (由1995年法例公告第77號第13條代替。由1997年第119號第12條修訂)

(2) 根據第(1)款所作的命令須在該命令指明的時間生效,如該命令並無指明生效時間,則在行政長官作出該命令時即時生效;該命令作出後,須在合理的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快在憲報公布。

(3) 警務處處長和在根據第(1)款所作的命令中獲得授權的其他人,可安排藉豎設障礙物或以其他方式將禁區封閉。
(1970年法例公告第31號第22條代替。由1999年第13號第3條修訂)

條文是死的,意思是說它陰魂不散,條子能招魂而作蠱惑。

這 兩天來我花了些時間,作了粗略的檢索,由上面引文後面的括號中的憲報公告編碼對照律政司法例條文資料庫,撿視上載互聯網 的立法會會議記錄、天主教立法會監察組報告和有關「公安條例」修訂的新聞討論、前後遊溯。自然,就回到1997 年度的臨時立法會在民選成份倒退的組成、社會氣氛低迷下傖促通過的多 項立法與修訂,按此下去,自然就來到殖民惡法與「行政汲納政治」兩條題目。這固然是老生常談,閱讀過程中感到的震憾悸動,卻不是一兩句示威口號能夠概括從 略。

語 意邏輯、法學理據、案例酌情、政治口交、仲裁與釋義,事務執行取締等等,通通給我們的事務官僚和律師仔、法庭記者、社工醫生混為一談,他們既然是法制的代 理人,專業利益所在,可以說,法律平等之處僅限於它讓人人都受到不平等的看待;倒過來說,法律之書寫–-- 它的議訂和提法了之極力免於政治、免於利益的偏倚,正提供了一切案例均為例外的奠立。它抽象、它表述的乃無有的情態,架空於繁文瑣節之上,與現實總是遠遠脫節。

脫節,而又凌駕,它甚至在我們的身体、情欲、思維中書寫它自己的演義。

爬文研習如何操弄法律、藉辭游說的事務官僚、律師和法學家,為例外而立例修例;爭奪護法、釋法的代議權。李兆光、曾任培之流就可以按著本子辦事。逮捕權限、拘留守則、特務警察、軀散取締集會等等既然均在案內,因而例外。

譬 如,上面的1) ,「行政長官如合理地相信......」 如果行政長官相信的,他/她自然覺得合理,語意上,「合理地」一詞是多餘的吧,又或者,如果行政長官相信不合理事情而以此為據頒佈命令,他/她也不該做特首吧,這是道德和法理的辯證,只好打住;然而條文並沒有提出哪些可觀察的 (Observable) 準則以作為行政長官何時可宣佈某地為禁區的參考,可圈可點,更莫論限制此權力的有效基制!往下來,退而求其次,也請斟酌 一下到底「公共秩序」所指為何?據律政司法律資料系統的字詞檢索「公共秩序」至少出現於48 條條例中,據「公安條例」245章2條的釋義:

(2) 在 本條例中, “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保護公共衞生”及“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各詞的釋義,與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所作的 釋義相同。“國定安全”(national security) 則指保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 (由1997年第119號第2條增補)

除了上引憲報編號119 of 1997 的增補外,此條例其餘關於「遊行」、「指定公眾地點」「禁區」之釋義、有 1980 年第67 號第2 條增補、1999年第13號第3條修訂、及1980年第67 號第2 條增補、及1995 年第77 號第3 條 修訂等...... 那麼,我們再翻一翻這幾個憲報,和該法案提交立法會的會議紀錄,看看政府就這些修訂提出怎樣的理據、事前又以怎樣的社會事件吹風,搞過甚麼公關活動,又看 看哪位議員作了怎樣的質詢、或護航、或轉軑、或忽然缺席。再看看在分組投票的機制下,結果如何。再看看媒體的相關報道和討論......

而上面「《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則具體指特區法例第383章 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故然,它的意義不在於確立人權原則於本土法中,而在於縮限此公約的可用性,譬如少年受拘禁人士拘禁安排、以人權法向司法機構興訟之權利、無本港居權者被逮戒出境之覆核上訴權利等均受制裁或剔免,或所謂「緊急狀態」的實施下人權法覆行之條件式減免。而正如其它法例一樣,人權法並不是孤立存在的,它和許多法例管轄的範圍重叠、相互牽引、增生變形、或遭滅音而徒具形式。

如是者我就翻了兩天。
它讓我哀愁。哀愁愈深陷下去。

而 我知道,在大學裡、在政府的無數政策小組、乜乜小組裡,有許多坐在冷氣間腰酸背痛的技術奴工,每天每日早到遲放,食垃圾食物、夜不安眠,終日搜集這個、編 整那個、翻譯、傳閱、複印、 存檔,好多文件好多報告,好多誤導、撮要、備忘錄去支持這個官僚體係的日常運作,讓局長廳長能夠大義凛然地妖言惑眾。差不多的境況也在企業機構裡裸陳上 演。

法例是一種諭象,它的光照下成一典派。有人就扮演先知與祭師長而成謀共的制度。

在制度律典的條文之間,人是被視作沒有歷史、非政治的「個體」,一視同仁的諷刺就在此。囚犯只是監獄制度之程序與程序的能指,正如市民之於城市,我們是「道路使用者」、「暴民」、「垃圾虫」等等標号所指代的想像內容或相關行政措施施行的對象,絕非有血有肉、有老豆老母、揾朝唔得晚的「人」。

而我竟然在一個馬伕和內地來賣淫的少女間的對話聽見人情味。
馬伕說:「你出左糧請我食麥當奴餐好唔好先?」
少女樂支支在笑。

我們時常駡政府、駡商賈財閥。但又有幾廿萬人買領匯,賺幾千蚊,就夾份毁了香港。

政府、官僚機器,造就代議士、傳話人和公司董事,利慾當前,懶埋你斑無殼蝸牛和大閘蟹死!



21:10 1意見

20.11.05

看!我們的運動場



非殖民化在歷史上是與新殖民主義攜手並進的;老式帝國主義那體面的、不情不願的、或暴烈的終結當然意味著一種壓迫形式的終結,但它也明顯意味著一種新型的發明和建構——象徵地說,就像大英帝國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取而代之。現在正是回憶這些明顯的事實的時刻。

23:54 0意見

19.11.05

工人在車房裡幹活

19:39 0意見

16.11.05

報事:出賣香港


學者講壇:誰出售了香港 再反思公共資產私有化

時間:11月19日下午二時

地點:黃大仙下邨屋邨廣場(或稱龍翠園小型舞台) (即黃大仙巴士總站則)

講者:黎則奮、司徒薇、何芝君、陶君行等

查詢請電「人民@民主戰車」蘇小姐9167-7401

圖片來源

延伸閱讀:
如何回應私營化浪潮交流會

甜美的商場生活

邁向捍衛市民性的反私營化運動──外判的個案

記地鐵清潔工人的罷工


23:25 0意見

13.11.05

土豆詩燴!!

在暴力與喧囂逞其豪強之處,詩恒常在。

詩的想像,本身就揭示了一切實用理性、組織化效益與敘述的虛妄和霸道本質。問題仍然是,詩的政治性正在於它無法被框置於政治性使用。詩入憲的構想正在於它 無法實踐,它的意義在於提問–提問,幾乎是盤問、拷問律則和語言。它永遠是不顯露、不澄明,因此它對權力的操作者既危險但又不值一哂。



18:50 5意見

土豆詩燴:詩抄#2



松下問童子

言師採藥去

只在此山中

雲深不知處




「尋隱者不遇」 ---賈島

18:49 0意見

土豆詩燴:詩抄#1



My mother had European ideas about young girls. I was sixteen. I had never gone out alone with young men, I had never read anything but literary novels, and by choice I never was like girls my own age. I was what you would call a sheltered person, very much like some Chinese woman, instructed in the art of making the most of the discarded dresses sent to me by a rich cousin, singing and dancing, writing elegantly, reading the finest books, conversing intelligently, arranging my hair beautifully, keeping my hands white and delicate, using only the refined English I had learned since my arrival from Franc, dealing with everybody in terms of great politeness.


This was what was left of my European education. But I was very much like Orientals in one other way: long periods of gentleness were followed by bursts of violence, taking the form of temper and rebellion or of quick decision and positive action.

I suddenly decided to go to work, without consulting anybody or asking anybody's approval. I knew my mother would be against my plan. [...]

"A Model" ---Anais Nin

18:36 0意見

12.11.05

Re: 我們必須快樂


各位同學,如果你有留心最近法國暴動,再睇埋呢幾篇文章,直頭係聞到空氣中有 D嘢,無以名狀。無以名狀既嘢,即係進入唔倒「語言---意義」嘅脈絡。好危險但又不能討論。

所謂策略
愈說愈火
熊一豆週記 (1)
我們必須快樂

所以各位同學,唔好問我呢幾篇文「其實個POINT喺邊」呀吓,我唔可以代表人地講嘢架。你地唔好又係未睇D Reading又走嚟問我嘢吓。

今堂我想講下呢幅相,有乜分別?
哲學D 講,平行宇宙、Parellel Existence可唔可以反證?

14:11 0意見

6.11.05

向知識產權與醫藥業頭子大聲說屌!(再屌)*

網上一輪撿索,不欲見的事實終於擺在眼前。

常用於治療重性精神病藥物:Amisulpride, Clozapine, Olanzapine, Quetiapine, Risperidone, Ziprasidone; 及常用SSRI 類抗鬱藥Citalopram, Escitalopram, Fluvoxamine, Paroxetine, Mirtazapine, Sertraline, Venlafaxine...... 抗顛癇藥Gabapentin, Lamotrigine, Levetiracetam, Oxcabrazepine, Topiramate, Vigabatrin 通通通通擬歸類為「醫管局藥物名冊」中的「專科藥品」,通通不受安全網涵蓋。治療與精神病有關的痴呆(dementia)情況的3種藥物,更全數歸為專科藥品不受安全網保障。

有錢有得醫

無錢死快D

你死你既事


一輪爬文,可以這樣概括:精神科藥理基本上是一宗神話,如果不是騙案的話。

藥 品測試、檢定、上市、發行層層環扣之緊密與精專,釀成了一個充滿利益輸送及交換、成員互相衍慶、演義的精英/權力集團。它幾乎是可以為所欲為,情形像美 國的Military Complex與美國政府跟傳媒及其文化大使一樣,製造恐佈邪惡軸心論,以反證其向世界多國輸出軍火、輸出戰爭,續後是所謂「民主」政制,以方便其經貿剝 削。

同理,「病」是製造、塑造出來,再由專家論述而收编,整合媒體想像,鞏固資本主義盟主代 議社會中的階級版圖之彊界,從Charcot、Jung到Freud的精神分析學本質隱含的Witch-Hunting,到美國心理學會權威診症手册 DSM(Diagnoistic Symtomps Manual)的諸多次「修訂」,將「病」的繹義和演化,裁整容流以拓「病人」人口,將「病」的覆蓋面大大擴濶,鉅細入微。幾乎是,人人,你和我,在生命 的階段,一定會成為精神病人;幾乎是,人人,你和我,在生命的階段,都要見社工、見輔導員、參加支援組、看情緒處理書、壓力工作坊,然後,覺得我有問題, 要見臨床心理專家,然後,覺得我有病,要找精神科......

於是,社會學、犯罪學、行為心理學,通通透過「醫生–病院-藥廠」而成就,互為衍涉。我們的整個生活都落入了醫生的權限中。在 精神病院裡,在精神科診所裡,在「病人」每天二次三次服用那些藥理未明、測試樣本極小、測試為時極小、結論未見概括性而上市發行久不久又有人腎衰竭、幻覺 跳樓而爆出新聞的「藥」的長期生活裡,在別人向自己投過來的眼光裡我總是看到自己殘破、千蒼百孔。異性恋霸权論說、基督教與資本主義精神就成了。

異見消音,防範未然。

13:57 0意見

離線生活 (三)

診症室外的候診大堂擴建了,後面一堵用玻璃磚砌成的牆給拆去,連接天花的駁囗有一道黑漆填充物的新痕,右面隔開電梯大堂的牆亦折了,現下能多放二三十個座位,或更多吧。感觀上,候診大堂和通往同樓的另一部門和洗手間的走道顯得比較融和起來,隔離顯得沒那麼在意。光線的確充裕了一點,沒那麽侷促似地。而他們終於把那「柔和」的罐頭音樂關上了。

我把先得付款打印的覆診紙放到出納處一個小窗口中的收集箱中,逕自往廁所撒尿,想洗一把臉。那種尿臊的腥惡讓我再次肯定,這是精神科診所。我到過急診室、內科、深切治療科、血科、腫瘤科的廁所,商場、酒店、大學、街邊、茶餐廳、孟加拉、巴林、倫敦、雅典、巴黎等地的各式公共廁所都去過,只有精神科診所和精神科病院有那種惡刺的臭。我們的身體是化工廠一般,徹底糜壞。

坐在堂中一條圓柱之後幾排座位的中間,可以望見入囗和出納及其餘的人。我很快察覺候診的人當中,多了好些祛生的面孔。我有一種想法,它似乎正在應驗。

納悶拿過旁的椅上擱著的過期《明週》,還未翻完開頭的彩頁,就累了。除了等待總是不耐煩的護士直呼我的名字,我在看同病相憐、不相憐的其它人。大致上還是那種區別:上了中年因長期服藥而給毀了的,和不甘自己和前者一樣標籤的。

長期服藥、注射、進出病院的人,總是眼神呆滯、目光往極遠處看而不見,嘴巴半閉半開似笑不笑,肩頸僵硬神經兮兮的模樣,癡肥臃腫或極之瘦削,坐立不安、衣衫不整。那是長期吃藥的後遺而非病況的癥狀。除了老弱者有社工或老人院看護陪同,他們多數沒家人陪伴,即使有,他們的家人抑是因尷尬而愈顯得厭煩,抑是對醫護人員唯唯諾諾。

其餘看來病歷較淺的就像在地鐵公事上會碰見的一般人一樣,在翻八掛雜誌、講手機。清楚知道見完醫生拿過藥,會往上班或約會,逛商場或回家做飯。

有一位二十歲左右的漂亮女子坐到我的鄰座。我看著她的側臉,嫩白的耳畔敏感會讓人看見一樣。是我多餘的暇想,她似乎還未知道,將她這樣年輕漂女的女子,一樣不知就裡來到這裡,開展了精神病患的事業征途。

「這陣子怎樣?」
(CCTV在操作中)
「可以啦,現在回母校當研究助理。合約做到十二月。」坐在男人背後的實習學生聽到學校堂正的名字探頭要看我一眼。
「那之前那份合約呢?」
「八月底完了,現在他們給我一些 Free Lance工作。」
「那十二月過後怎打算?」
「怎打算?要想想看吧。」
「那即是怎樣?讀書那件事進展如何?」
「告吹了,我的老師返老家啦!就是要想想,抑是要籌謀全心往外面讀書,抑是找些Free Lance工作怎麽。要考慮的多著,經濟呀、屋企人的發展、負擔……」
「……」
「嗱,你的問題就是穩定。」
「怎麽才算穩定?」
「生活呀、工作呀、感情呀、家庭呀各方面。」
「哈!全香港有多少人能做到?」實習學生聽到這又探頭看我一眼。
「對呀,香港有很多人都有問題,只是他們不知道罷了。」
「那麼他們應該全都來這裡看病了罷,你這個department也可以多開幾個職位。」
「嘿,假使你不一直吃藥,你能畢業嗎?」
「我比較關心如何逐步減少藥份,不那麼依賴它。」
「待你穩定些吧,現下藥份照舊。」
「我忘了上次有否驗血。」
「夠半年了,今天再驗。十二個星期後見你。」

男人把藥單和驗血的指示遞給我,打發我走。坐在男人背後的實習學生這又探頭看我一眼。

一個程序以後是另一個程序。你必得服膺程序。程序中,你的身體髮膚、你的情感欲望,衍生一組數據、給載入表格、標籤存檔,構成政經文化版圖上的一個位置,隨時被演譯、隨身被取代。

短期非公務員合約制的「醫護技術助理」給我抽血撿驗的時候問我:
「你吃這個藥多久了?」
「就是太久了吧。」
「有準時吃吧。」
「昨晚十一時許。」我知道要驗血前十二小時吃,結果才比較準確。
「他們有監查著的,你不能吃的他們不會處方給你。」
「也不是,早陣子就回收了我一直吃著的一種;後來換的另一種最近又爆出了新聞。」

拿藥的時候配藥員對著咪高峯向隔在玻璃屏外的女子吐出一句話:
「這是醫生新開給你的嗎?鋰劑每晚半粒,狂燥症吃的。」

我無法想到,將她這樣年輕女子能夠如何答話之際,我看見那個方才坐在候診室鄰座,寧靜的她,也在鄰窗拿過一大包 Sulpiride和其它甚麼,走出了擠擁著貧病傷困的藥房,在午間的陽光中。

延伸閱讀
1991年聯合國通過保護精神病患者和改善精神保健原則
關於電擊治療(electo-convulsive therapy)的爭議
有關醫管局藥物名冊

11:54 14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