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05

寫寫Xanga

不同的操作介面構成了不同的使用者。好可佈。
在網上瀏躂,不自覺成了露體狂的同謀,成了窺視別人的peeper。可惜網路上的文字不止是色情------ 色情有它的敘述結構和格式,有它的設計與鋪陳、有些規則不能打破,像電影語言的180度線,觀者演者都有默契,保證了愉悅的製造------ 網路上的日誌文字不止是色情,而是某種現實的觀照和重塑。問題來了,某種網路發表的格式鼓勵了某種群體的形成,還有使之生成、複製繁衍的語話、及至觀點的選取與自我約化與鞏固。

我想到的只是一件很小兒科的事,一點小小的誤會、一句失言、或在不適當的場合把真話說溜了嘴諸如此類。只是,當小兒科的蒜皮豆蓉事,每天日復日給扣進某種關乎身份的集體想像之過程中,並且,粗疏而帶點自私自戀的置放於像Xanga 或Open Diary 等載體上,並訴諸前殖民者的統戰語言和有閒階級不落塵俗的漫妙經營。天呀!真是啞子吃黃蓮。知識與話語權的政治交易就印鉻在一個「無知少女」的身體上,規訓了她的(不)舉手(不)投足。

鴨脷州居民炳叔的一句話再猛地震撼著我:「無知唔係罪,係好大罪。」

我們理解的所謂罪,多是以罪犯的背景、社會條件而論,從單一的例子之間歸結出一些原理或觀察。我們卻還沒有檢視自己的視點,就沒能夠理解罪的另一個面向、另一個生成的條件和土壤。如果有犯罪學這回事,似乎,我們也得闢一門「警察學」、「懲教學」,研究一下警察/司法制度的生成模式、哪些人會想做黑腳等等,罪的物質性政治才能呈露。而我們還沒有觸及宗教和哲學中討論的罪。

話說回來,「出版」自由或其成本下降,不必等同思想自由、或是思想的迸發。發聲又不等於增權或交流。
免費報紙、網絡出版,似乎僅只是將成本加諸於另一群更加沉默的人身上。

我們的社會上出現了一種以前未見的繼裂。

02:17

3 Comments:

Anonymous hifi said...

給了你電郵,內有一些問題,
希望你能幫到我.謝謝.

17/10/05  
Anonymous ahshun said...

just wanna tell u that i post yr article link in my xanga

24/10/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no problem!

25/10/05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