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0.05

WTO筆記# 2


昨晚輾轉不眠,想到幾條關於WTO12月會議的句子:

1) 請當心頭上的閉路電視,1989年的算賬許多「反革命暴民」就是給你們在「香港早晨」看到外面交通情況的攝影機點相依法隸捕的。一頂鴨舌帽可以摭擋絕大部份此類攝影機。

2) 至於與妳平視的機頭,如果你不能逃逸它們的目光,請時刻保持溫婉的笑容。原因有二:一,好多人一早想框定「憤怒暴民」「專業示威者」的形象,以作談資與政治舉措的前提。二,世界的另一個角落裡有勞苦的人,會從媒體中看到妳的笑容,這是一場因為關愛、公義而生的運動。

3) 至少預計水馬、鐵欄、直昇機監控、電訊網路擠塞、飲食供應短缺、胡椒噴霧、警棍、手扣、水炮、人場圍困、突然封路、地鐵站封閉等、公交繞道或停駛。

提議 i) 至少 2-4 Litre清水、一套替換衣物、御寒外套、救藥品、輕裝雨衣、小電筒、巧克力以迅速補充血糖、祝君早安毛巾兩條;乾糧和街道圖;罐裝噴漆。
提議 ii) 及早建立自己和親密伙拍在港島區能徒步前往的驛站,作休息、後援和連絡計議之處。
提議 iii)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作無謂損傷。執勤者同是天涯淪落人,而這是一場因為關愛、公義而生的運動。
提議 iv) 所有焦點聚在港島之際,請不要忘記九龍和新界離島,及住在更遠處的人兒。

4) 請作一切努力保護你的電腦。除了在虛擬世界中的行蹤,你應當心八達通、信用卡、提款咭、泊車咭、圖書咭、回鄉咭等電子核對介面均儲存了極大量可以變作對你不利的資料。

5) 不要高談,對任何人亦然。尤其在陌生人身邊。

6) 應付高度規訓的事故處理模式,只有一種方法:保護自己和自己的鄰人,再製造混亂。不停變化、節充、流竄、變臉、互相掩護、就地取才、懂得分享互助的流動人口,任何方法都不是方法。

7) 游擊隊是被廹武裝起來保衛家園的平民。(不知道是誰個大師說的,凡請指正。)

8) 請熟讀盤問、拘留的程序和法例保障下你在此狀況下的權利:不說話比說話有利,不簽署比簽署絕對有利。當然也有屈打成招或繞過程序這回事。

9) 12月的會議是一個開端,不是死線。一籃子題目極待深化、持續潻活。另一輪以「恐懼---舒安」為範式的政治收編已見端倪,務請在搞活動搞串連之同時多加思量。

10) 法西斯最粗略的定義可以是:國族主義框下拒共的資產階級專政。

共勉!

16:33

3 Comments:

Blogger 洛謀 said...

我正在想一些和平示威/mockery的策略
詳談

31/10/05  
Blogger 洛謀 said...

在台灣,青年詩人發起行動:一句詩入憲全民公投運動。在政治的強權示虐之時,把詩和公投這兩樣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放在一起,作為一個「不可能」的運動,正正顯示了一種戲謔性:詩是童年派來臥底的。文化的反抗,也就是透過政治本身去嘲弄政治。

在香港,今個十二月,代表跨國企業和強國暴虐的世貿將會示虐,他們聲稱自己是正義的,代表著自由的,政府每日的宣傳片也叫我們去支持世貿會議。現在,我要求,一句詩加入世貿會議議程。朋友們,讓我們來選一句詩,加入世貿會議議程,要那些部長們去在會議中處理。

4/11/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詩的想像,本身就揭示了一切實用理性、組織化效益與敘述的虛妄和霸道本質。問題仍然是,詩的政治性正在於它無法被框置於政治性使用。詩入憲的構想正在於它無法實踐,它的意義在於提問–提問,幾爭是盤問、拷問律則和語言。它永遠是不顯露、不澄明,因此它對權力的操作者既危險但又不值一哂。

5/11/05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