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05

WTO 筆記 #1: 跨國能源企業與跨國際能源協作 (修訂#2)


兩則新聞剪報,讓人感到,有「遠方」的近鄰正在為我們的荒誕的生活方式付上重價:

孟加拉首都擬實施汽油配給

城市化、工業化與出口型經濟的國策下,支持農民產業的資源得優先配給出口製造業,農業國要轉為工廠商業國重價之鉅,這不僅就「發展中國家」而言,在高技術產業國家以致以金融匯貫生財的地區亦受類似市場邏輯支配,良幣軀逐劣幣的神話早己不攻自破,「第三世界」駭人聽聞、「匪夷」所思的事,只是跨國經貿組織給我們處方的一服安慰劑------

國際物流業的原理使然,讀者諸君身上的名牌襯恤內衣、腳下的時款鞋履,我們的第二重皮膚、上班服、約會的悠閒服,幾乎都是設計學徒跟隨仿效名師的高足臨帖設計草稿、幾經研發、市場拓展、買手、成本控制小組連場會議、辦公室政治、產權法/來源法/貿易法/工會法漏洞、避稅學會計等等等等考量一番拍扳,再經過廠家外判、配額制的挪用,無數年輕辦公室女郎肉身或魂魄的出賣,無數中年男人經紀經理二五仔刷鞋仔的社交應酬......

最後,紗線的原材料棉花是在某國大規模地從小農户植場引進、混紡的纖維化料由另一個環保法不受重視的國家在高污染的條件下採得,然後、在某一國奴力密集、貿易議價能力更低的一國家裡的童工、中年女工、散工、盲工或監獄中的囚犯代工縫製而成,再在另一持特許檢發的廠房縫上防偽加密的Logo嘜頭。

而我還未提及,這些衣服,怎樣,再經過另一輪經濟滾動、另一輪文化與美感的增值活動,由一些年青或老邁卻都一滴脂肪也沒有的運輸工友/苦力/貨車司機等等諸君在公車上不屑同坐、成身汗味煙味講電話好大聲的人們,把這些名牌衣飾或被品管淘汰出來的次貨和死貨,趁著我們上班之際、入睡以後睡醒以前,悄悄的------ 你的眼光在他們身旁掠過------ 從商場後門、街的後巷送到那些商鋪裡去。

幾乎相類的道理,我們的產業、「投資產品」、知識概念、保險套餐、醫藥開發等等,一樣是這樣子從無,到有,只是販子拆家穿得非常省目、口裡吐辭有序。

經濟滾存,數字上揚,絕大部份的人,連優秀奴才、白領中產卻也未見受惠,生活的素則卻每況愈下。無以作價的窮國,只能疲於奔命的以九十九個鍋蓋冚一百個鍋的,策略變賣自己的人民與國土資源。一樣的戲碼在「發達」國中間同步發生,甚至,他們連中環都管不了。流浪漢、飛型青年、洗碗阿姐、運輸工人,成了某種人的羞恥。

而我還未提及,那些在我們逛街之際卻還要罰企、罰坐或堆笑容、下班後要陪瞓或再培訓的Sell屎、禮儀小姐、客户服務大使、實Q、清潔工、信差、打字員、吧女、包裝工、企堂、睇場的古惑陀地、講究儀表的警察黃腳立、公交司機、投訴接線生、剪票員......等等幾百萬滯港難民,他們的高度默契、對服務業作為本港前線增值產業的熱誠投入,讓我們下班以後可以銅鑼灣、跑馬地、尖沙咀、旺角、APM和朗豪一下,My Darling Little Shopper,真是賤物鬥窮人。

「他們」和我們一樣,有老豆老母、有兄弟姐妹、有親戚有朋友、有仔有女。或者略欠幾種、或者無。 都想無病無痛、開開心心、唔洗憂。

南亞區域能源合作的一種搆想

較為學究的人可以在自己的學術範疇裡跟你講好多數字、好多範式演化與脖反,在諸種理論模型之間含恨節充,並從中作出原則性推論、在現存管道得來數據又拿來分析,會講好多詞語、套術語,最後用一句深奧的說話作結,其實上引學報的筆記,道理一字咁錢,南亞諸國要從更大幅的版圖上聯合自強:Political Economy 即係政治,又其實係經濟,互相借代(定係「借喻」先啱呀?liam!),互為指涉不宣:「A 」掩飾B、「Non-A 」又掩飾/反證翻「A」,概念偷換:明明係政治又話係經濟議題,明明係錢分多分小又話D人嘈嘈嘈私有化嘈領滙嘈く不平等條約>嘈喧巴閉太「政治化」,咁囉!

太政治化,因為開燈關燈即涉能源貿易的不義本質。中環停電一句鐘,肯X定有好多友仔上電視嘈喧巴閉,天水圍死多幾家人都無咁好媒體效應。

屌那星!鬼唔知?我阿母小學一年班都未讀完,都識得講,「富可敵國」。

北美作為全球能源消耗最過份的地區,卻以軍/政/經/文諸種套合離間,處處牽制遠東及中亞廣泛天然資源富厚地區諸國,假若不追溯數百多年來的殖民擴張、政教相涉的國家劃分與興亡,及至後來反殖去殖運動期間中共俄共於冷戰背景下的奇偶位置,又怎能解開此間「落後」的不均局面之由衷?問題是,倘使遠東及中亞有人要「先富起來」視自家為地區之首,變賣後園風水荒地以奪崛興先機,後果堪虞!

是以,假若有人能清算一下,是誰家為了要做國際強權一員而豪睹自家與親鄰的家當,支持徹消自家農業補貼、國企私有、浮動滙率,軍演示威、背後又以區域經濟施以籠絡,交流儀濟等,則反世貿實為愛國者理應之責!

00:23

3 Comments:

Blogger tugboatcaptain said...

我讀後喝多了咖啡後寫的:

http://thisisforthepoor.blogspot.com/2005/10/very-long-confession-of-proletariat.html

Toby

28/10/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親愛的T先生,這幾天來我其實一直很介意沒有人留言,每逢我談及某些非常切身的話題,就愈會發見一種教人窒息的沉默!真的!我甚至質疑,是我說錯了、說穿了太多?

我們都有罪!吃喝玩樂都有罪!無論吃素、穿no-brand 的素服,到街口的茶室或在Ebay買50年代的leica鏡頭,都统统统统有罪,問題是,我們何以釋然------ 在這虛空的度上,陳Ken先生試著的答案我不盡苟同,但,我也著實無力提出比其更完善的方案。因此我還是想多聽、多學、多辯論,免得我的世界有所或缺依然。

如果,連我們現下一代,還是和之前一代一樣抱殘守缺,那真是一代不一代,無以為繼!而且,爭任權之流,就正正看穿了這任人魚肉的咱們,勞苦不問報!

共勉!

28/10/05  
Blogger tugboatcaptain said...

良兄:

沒有錯不錯了、多不多

沉默也是回應

吃素百利而無一害。吃素無罪,只是單單這樣做也補不了作為為人對也世界有害之罪。

陳Ken不肯送書,證明我在他心中並不重要,但我也買了。

( ( (陳生,我對你幾好) ) )



對強勢政府,我們可以玩不合作!!!!

靈芝威說印度教解決了其他宗教解決不了的問題,叫我去meeting。 可能會看看

Toby

30/10/05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