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05

承上題

作者的話語權從何而生成、由誰賦予?從無到有,豈非一種眼光的擇取?「太初有道。」"In the beginning there is the Word." 是誰在憶述,是誰的臆想?

無神論的先設為何?

虛無是勢!?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市鎮中心的一幢高樓的一角單位,裡面有浴室、廚房、客廳和兩個睡房,有電腦、有熱水壺和睡著的家母,吾弟未歸,他的愛人來電------

誤作目前。柏油路旁有花草樹木成蔭,幽暗中有不捨的情侶在擁抱。還是微熱的天時,我的視界,與我所注目之處,迅速剝落。

從早晨六時許到刻下,我曾經跟同學、同僚、同伴,微笑問好,不致走板的即興演練。假使人文世界由人的關係互聯和砥勵築成,今天我算是下了一分綿力。卻總是有些人,能夠將自家的意志放諸四海,傳播壯大致成破壞與災害,我突然成了啞默的共謀。

------ 描述似是顯露、厘清,卻隱沒了描述者的立足處、政/經/文化/性別的位置,譬如前述,「市鎮」相對「郊野」、「高樓」壓倒樓房叢中的家園、「單位」是高地價政策的語彙,「浴室」、「廚房」、「客廳」是有產階級的空間使用佈置,電腦將會變成別鄉的「洋垃圾」,吾弟家母是「異性戀霸權核心家庭倫理」的身份判別。凡此無盡解拆,及至語言無味。

名稱與諸種原理相近的識辯從一個時代到接續的時代跳接,由此推演而成家國族群的堀興、文明演化進步,或黃金歲月的失落。

然而那是誰在述說?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讓我送往一住址。地點與地點的質性關聯。

「家」剝去了人倫和地積,是否僅一無用而此在的空間、只佔據了時間的維度?

那麼,居住的意思是否僅止是停留?從無到有,從靜默到發聲,是誰、是甚麼在言說?

我(們)用言語築構的世界,它的法則與律動,如何倒過來模塑了我(們)的形態和慾望?

心繫家國,抱著別人的老婆前進。

00:25

2 Comments:

Anonymous ch said...

"心繫家國,抱著別人的老婆前進。"
呢句真係點睛~

13/10/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抱著別人的老婆前進」係鴨脷州炳叔教嘅唱法,不過究竟「通菜牛肉剁爛,分開兩餐」之後點唱落去呢?

可唔可以揾日係荼餐廳看新聞報道前,成班人肅立一起唱「尋晚你老婆同我瞓覺...」成首唱曬,練到可以忍住笑既時侯一齊去金紫荊廣場升旗禮混入人群齊唱。是為非暴力文化恐佈襲擊!哈

14/10/05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