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05

聆聽的姿態


我一直想寫,念念不忘,在工作社交的場上亂轉圓圈一輪,到能夠坐在電腦屏幕前面,端正的,卻似乎是每次記下的僅只是參考的標題或速稿;零碎片斷,要說的還沒有說,有時還鑽進夢裡向我預示,陽光撒落在街口匆忙的行人頭上亦然:「但我不知道我要寫什麼,但你知不知道,那書寫的欲望非常強烈,就像肚內有千言萬語,就像情緒那麼多,必得靜靜地遂字遂字地傾吐。我對著張貼工作平台,卻無法好好地整理我想要說的話。它們在我肚內膠著成為一團無法被理解的嘔吐物。

政/經文化理論、心理分析、語意分析,我每天都讀,更參與、附和經營,吐納言說、演練身段,致成欲拒又迎的距離。只是在年輕學子前面演釋這些拾人牙慧的時候,其實通通都站不住腳,我站著她們面前,在白板上比劃,荒誕若夢------ 幾個月後,我們即將消失於彼此面前(我會記著妳們的眼波、意態)------ 他們坐著一頭霧水的眼神讓我覺得自己正在接受某種檢查、考核,我心裡所想可能只是「路訊通」的一幕如何讓我啞然,正如其他每天晨車同坐一班公車的乘客一樣;而我有感而發,訴諸某種長久訓練習得的修辭...... 政/經文化理論、語意分析,一旦變成講義,就成了知識---權力的再造和交易,年輕人十來廿歲搔著頭猛抄筆記,似要生吞活剝,待些時候再從喉間嗗嘟吐出來,完成課業。政/經文化理論、語意分析、精神病學,似乎是可以寫、可以行、不宜宣講,那既然是我底經驗的貪乏,無容逗趣叫聽者呵欠連連,同時是,僅有閱讀才容許默想、停頓和關聯的開展。

僅有閱讀,能容有存疑的空間。

生活的鉅細紛陳、個人政治多樣跳躍,豈能一言一論全盤展露或歸納?活在紛亂無序、意義隱混的當下,竟然有人能按圖索驥,為自己的言行財政愛情理想道德肉慾保險衛生立一築構與標準,而能澄明立足的話,就請祝君安好,不要指指罵罵。

認識寫詩、寫小說、畫畫的人,總是有那麼的一種寧靜,不是努力要低調的低調。而是一種蓄容、歛儉。我猜想,符號對他們來說僅只是符號,只會偶然點到即止的用於作品裡,以成就某種審美的構想,又重又垂詢和向內裡求索。對社會諸事咬牙切齒的我(們)卻把符號學說帖印生活的鉅細塵事上,致成一張網,自困其中而忌恨其他人的小小歡愉與自在。就跟階級敵人打了照面,端視鏡子的另一面,那個人在盯著自己,我從敵人身上學會了啥? 那人在鏡的對面,觀望這邊的人,似笑非笑。

議題式的思考,感官的性相。何以對立?

先鋒的話語權建基於何種仰望和聆聽的姿態?

10:33

2 Comments:

Anonymous Liam said...

良,看了。在Xange寫了點隨感……不算是遙相呼應,倒勉強湊得上是一陣微弱的回響。

4/10/05  
Blogger 李智良 said...

liam,

說那種話的人,對於自己的年青歲月大概已忘記了罷,或者,從少年失意到中年之際,經歷了多少波折、磨平了自己的凌角,只望穩守目前所擁,就會「過來人」似的鞭策一下冒失的晚輩。不過那種「正義感」卻反倒更刺傷了你,有礙溝通/鼓勵的原衷。

你也不要介懷往事啦,時常見你上堂,又見你曬太陽邊讀書,讓人高興啊!

保重身體讓人見你精神奕奕。

5/10/05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