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05

Artspace# 2: 社群的界限


冷氣間囚徒騎劫偽發局之實驗作,各大小偽術泡點派發,印量半千隨時派完,見書即索!

下為序。
(special thanks to Avon Lee)


寫在前頭

社會學家Chombart de Lauwe為要指出巴黎人生活空間的「狹窄」,於1950年代做過一個研究,記錄了一位住在巴黎市第十六區的學生一年裡的所有活動,發現一整年下來這位女生的生活範圍幾乎没有離開過地圖上的一個小小三角形,三隻尖角就是她就讀的政治科學院、她的住所,和她的鋼琴老師的住所。今期以「社羣的界限」(The Border of Communities)為題的圖文誌(異),是對愈益呈規懲化的城市空間運用致使民眾社羣之樣態變衍的一種註腳。

城市,歸根究底,僅是人類羣聚而居的一種形態,絕非必然。Benedict Anderson直言是國族主義造就了國家的想像,而非相反,他認為現代主權國家之作為一政治實體,實與i) 神諭君權之被推倒、ii) 無數方言和古語系之埋沒,和iii) 媒體資本主義之演化絲絲入扣。參考 Georg Simmel 的說法,指城市乃一「國家中的國家」,是為國體之徵,辨證上述三種歷史進程之所涵,實為文明之重價!

本期的圖文誌旨在探討城市和社群的關係。智海的閱讀筆記試從Gilles Deleuze的一篇「荒島的原因和理由」解讀「荒島」的神話,指出「文明」的迸發躍動,乃發源於流徙的集體想像與回憶。Wesley的一輯圖檔,鏡頭端視某種在歷史課本沒有提及、香港經濟起飛神話底下一些群體互助謀生的痕跡;從對街看過去,這些人們曾經因為各種緣故而聚腳的地方,那麼不搶眼,既是灰舊卑微、亦是頑固。蘇娣則試寫著某種極輕盈的族羣史話,從自家的簡史切入殖民者與資產階級構建香港身份與神話的嚴密鋪陳。于迷的「水漥之闊」,同樣從「她者」的眼光,以離島長大的小女孩的叛逆心路歷程,看待城市文明之荒誕和危險。曾建華的電子印藝作品,直截控訴「中環價值」,拔囂卻同時啞默。城市的設計愈益嚴密、則市民生活的有機連結愈給斷絕,彼此沒法聯系感通,此為疏離而治;廖志成從十九世俄國文豪的名著引入,反思所謂「都會人」的心理構成和「國家崛興」此種歷史大敍述為民眾潻上的苦難;假若一座城市是「刻意」的,那麼,它的「不經意」所作成的又是甚麼?蕭仔關注一種在城市中迅速傳播滲透的話語和措辭,指出政客官僚的文風語調已成功移殖街頭,關心的不僅消費權益、小販擺賣權益或是街頭從業員的薪津保障,更是此城彌漫各行各業的那種「人吃人,我不吃人人吃我」的慘况。專題作結的是The Bad Tree一篇很有力的短打,冷靜描繪了二百平方呎地積的兩種用法

然而,這座城市在如斯急行的發展勢頭裡給湧沉隱没的一切人物情事,豈能由我輩吮著舶來奶水長成的最後殖民輕書斷言、指指點點?收入本號專題的碎屑夢囈,謹恭 微小愚拙。

01:19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